七猫影视

取消

搜索历史

清除历史
影视

段月容

扮演者 关智斌 饰演作品: 长相守
段月容角色介绍

段月容,小说人物,海飘雪之《木槿花西月锦绣》小说中的男主角,前世是妖神紫浮天王,投胎后成为大理国世子,人称紫月公子(与原非珏,宋明磊,原非白并称为东庭皇朝四大公子),逃亡君家寨时期,化名朝珠与女主假凤虚凰。

紫月公子月容者,南诏豫刚亲王之世子也。紫瞳潋滟,妖冶邪魅,星月难夺其辉,世称紫月公子。音艺翰墨,皆工敏清新,尤善笛箫。或曰,闻紫月一曲,三月不知肉味。或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公子之乐诣,可知也。 (节选自段盟纸鸾季节《紫月公子列传》)

  • 中文名 段月容
  • 别 名 朝珠夫人
  • 国 籍 大理国
  • 出生地 云南大理叶榆
  • 出生日期 元武三年农历八月十六日
  • 逝世日期 大业六年日期不详
  • 主要成就 助其父建国大理,雄踞南部之霸主,在位期间国界比大塬大
  • 称 号 紫月公子
  • 武 器 上古名器青龙偃月刀
  • 父 亲 段刚
  • 爱 人 花木槿
人物评价

  1. 一直都记得,紫浮第一次在地府见木木的那一笑,应该是满地的沧桑跟落寂的,紫色是如此迷幻旖旎,蒙了人的双眼,只是,你看见那浮华背后等待千年的妖孽的真心了吗?

  2. 紫浮的爱是痴深的,是广漠的,也是最最透明的。这千年追寻只是为了追回他最爱的木仙子。受诅咒也好,受折磨也罢,千年寂寞也都受得,谁配与他比?

  3. 生生不离的追寻。哪怕在忘川我们都变了样,篡改了经历,遗失了过往;哪怕喝下孟婆汤,我遗忘了你的模样,我依然会记得,有一个你——段月容,是我生生世世的寻觅。

  4. 过去的那些岁月,或悲或喜的,任时光雕刻了荏苒。段月容,这个我梦中的爱人连同那些过往,却清晰如斯,毫发毕现。

  5. 爱他,不为他的优点,不为他的缺点,不为他任何的某一方面。只为他是段月容,为他的全部,为他的独一无二。

  6. 紫浮,在天宫,是四海八荒声名赫赫的战神。

    段月容,在乱世,是天下闻名的大理太子。

    这样一个你,才是真正完整的你。这样一个你,才是我们心中无与伦比的爱。

    说了太多的深情,讲了太多的爱恋,太多人心目中的你,俨然成了深情孤寂的代名词。

    然,这却不是全部的你。

    你睥睨天下,逐鹿中原,令原氏惊惧,窦寇胆寒。

    你身披铠甲,冲锋陷阵,染血的甲衣遮不住你的锋芒。

    你以一持万,足智多谋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这样一个你,虽是嗜血的战神,却有那样的善良和忍让。

    天宫上,你不曾勾心斗角,随心所欲风流洒脱。乱世里,你也不会精于算计,被人嘲讽却不为所动。

    于是,我不可自拔地,迷恋上了你。

  7. 满身缺点的段月容总能带来惊喜,他可以易弁而钗,可以洗手作羹汤,甚至可以魂魄离体,只为救木槿。尽管木槿的心层层设防道道关卡百转千回,他却能像流水一样,一丝丝一点点渗透充盈。他给了木槿一个家,也终于让木槿再一次真心地微笑。

  8. 段月容,虽然身上有着种种缺点,却是最适合木槿的男人。即使一开始他和她之间还有难以逾越的距离,那么现在也慢慢消失了。他一天比一天成熟,看着他的成长,看着他的初识情爱的滋味,看着他的奉献及给木槿作出的种种,又有几人敢说自己没有心动?原以他是妖孽不懂得爱,哪知他最能体会那苦涩的滋味,人世间的丑陋仿佛都看透,于是才能毫不在乎残忍地去摧毁。就像那烈火重生的凤凰,哪知道会遇到这棵木槿花树,竟然留恋徘徊不愿归去。能不能在这一世成全他,让干枯的眼睛再能流出清泉。

  9. 你不喜欢小孩,她喜欢,你可以忍受,甚至,你学会了疼那个叫夕颜的孩子,因为这是木槿和你的孩子;你不喜女装,但是她喜欢,她说好看,你就穿着,因为她喜欢,你可以不管旁人;你不会烹饪,但她的一句,好吃,你学,因为她喜欢;你不屑女红,因为她的爱好,你学,因为她喜欢;你不想为了一个寨子牺牲自己的利益,但她的固执,你决定帮助,因为她要......太多的你的不愿意,不喜欢,可是,这些在她的面前,统统不成立,甚至没什么,因为你要的是她,她眼里,能够,有你的影子。

  10. 顾盼间那一抹灿烂的笑靥,翻来覆去让人无法入眠,功力尽失,复国无望,惆怅万千时,身边唯有一女相陪,卸去战袍,扮作贤妻,洗手作羹汤,只为求见欢颜。两人共同经过无数次生死,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如是相知,便作相思。

  11. 这是他的情劫,也是他们的情劫。那个背向他渐行渐远的木槿可能永远感觉不到疼,可是她确然失去了这世上最珍视她爱着她的人,而他的心纵然已千疮百孔却依旧独自记得这一切,独自疼痛着,替她,也替自己。

  12. 那年绝代风华、不可一世、邪气不羁的段段,如今到哪儿去了呢?君家寨里,弓月城里,问珠湖畔的场景历历在目,萦绕不去。段之深情,作者之奇思让人惊叹。甚至高原上见证她们亲吻的飒飒的风,甚至后来段木相遇段做的那几碟小菜,都惊艳地让人久久念叨,美好得让人不敢忘记。我不止一次地想,是不是您早已准备了最后月容鲜血淋漓的结局,早已打算让月容生生世世不得其爱,早已准备了月容面目扭曲的壮烈牺牲,所以才故意给了他这些刹那光华,故意给段盟一些自欺欺人的慰藉。只为了让段段,让段盟,每一次想起当年的快乐,想起他如何的痴傻,都疼到骨子里面去。

  13. 有情郎,当段月容如是。花木槿,你是当真不懂。你不珍惜的那紫眸,是我的牢。

  14. 花木槿遇上段月容,是她此生的幸运;没有珍惜,是她最大的损失。后事如何,我猜不到,也不敢再去期待那完美的童话,然而岁月匆匆,无论结果如何,我只愿你一人安好。于千万人中,我只是影子,在你背后足矣。

  15. 这样若有若无的爱情,这样似有还无的心上人,究竟要多坚韧,才能一路走到如今。一次又一次的失去,一次又一次的伤心难过,到如今花自随流水,空留一人思雨成秋。忽然想起一句很有哲理的话,生命中有许多事,承重哀婉至不可说。段月容,爱了一个花木槿,你把你的骄傲洒脱丢到哪了?!

  16. 我已不忍,那个绝代风华的男子历经千年风霜仍灼灼的目光在木槿轻易转身的背后黯淡如死灰;我已不忍,千年长河落日的傍晚见证的只是碧落茫茫里一个丢了心的人寂寥的仰望;我已不忍,我一辈子憧憬的“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爱情,在转角的刹那被木槿弃之如敝屣。

  17. 在花西演变成天坑之后,段月容这三个字似乎不仅仅是一个小说人物,而是一种信念或者信仰。

  18. 段月容不一样,他的爱如月光,他的爱你根本看不清是个怎么样的形状,那时因为这份爱无处不在,它将你包容,你早已沐浴在月光下。是了,君心如月。木槿,碧波泛舟不是你的夙愿吗?洱海之上他一直等你。我喜爱月容,源于他对爱情的执着。或许,在别人眼里,他是个恶魔,但我却喜欢本质的那个他。我感动于他愿为爱人上穷碧落下黄泉,心疼他为伊消得人憔悴,只盼着天长地久有时尽,能于最爱白首莫相离,七夕坐看牵牛织女星。

  19. 紫月,或许前半生真是一个冷血的、被人唾骂的妖孽。但也正因如此,他为她的转变才体现了莫大的宝贵。我想人性的光辉就在于此了,它会因为阅历的增长而愈加绽放光芒!

  20. 斜晖脉脉,他自夕阳下驭马而来,一袭紫衫,衣袂飘摇,奈何深眸藏娇,不见玉颜笑靥如花。

    芳草萋萋,他从百花中踏青而归,颀长影立,长风灌袍,为何双瞳剪水,空留春意盎然似锦。

    白雪皑皑,他在朗峰上顶天而立,银絮锦衣,风度翩然,如何凤目无忧,不论苍生莞尔若月。

    他便是段月容,那个非凡夫俗子懂其心者,尚善若水,紫浮天下。

  21. 穿越了几世,等待了几世,寻觅了几世,紫浮从未放弃。他要穷尽生生世世遇见她的机会。当他为了木槿可以放弃一切,甘愿千年的等待,这份爱早已超越生死,响彻天地。他是一个妖,不错,都说他暴戾凶残,残忍嗜血,尤其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的以自我为中心。可他从未负过木槿,缘起缘灭,他陪着她轮回,生生不息,直至灰飞烟灭。还记得吗?在地宫里,在他身负重伤,命悬一线的时刻,他依然紧紧地抱着木槿,大声宣誓,此生能和木槿死在一起的仅仅只有他段月容而已。他为了她,可以放弃一切。反观非白,有多少次,囿于世俗的礼教,放弃了争取木槿的机会。我并不是说,非白不爱木槿。可是,当紫月的爱如此淋漓尽致,不顾一切,言语已变得多余。可以说,有所为、有所不为是作为君子的踏雪,而为了木槿无所不为是作为妖的紫月。因为他是妖,所以他不管不顾;因为他爱她,所以他会拼死保护她。没有那么多理由,没有那么多借口,爱,就是爱,而且是用生命去爱。

  22. 淡定的生活,简单的幸福……自君家寨血战,武功尽失的段月容带着夕颜折返营救木槿的那一刻起,我被这个男人义无反顾、赴汤蹈火的爱情所震撼。我认定,这个男人才是木槿值得共度一生的人。

  23. 追随了千年的爱,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磨灭,刻入了骨髓,融入了生命,在灵魂深处,每一世都在叫嚣,找到她,爱上她,追逐她。你爱的惊心动魄,被人津津乐道,当做或笑话或神话传承下去。每个人都在感叹,但是我们却在心疼你,爱的不累吗?

  24. 无声的等待没有回应的爱,孤单的你,像港湾里静静漂浮的小船,虽然伤痕累累,却还是默默的等她寻来,一次次载她去找寻她心中的幸福。我已经忘了最初的味道,我只记得那个世人眼中的妖孽,那个至情至性的男子。因为在我心中,这场千年轮回的不灭爱恋就是我心中最完美的童话。

  25. 月容的爱,如重金属乐一样浓烈,又如古典乐一样深沉。

  26. 你愿意陪她千万年轮回,你愿意一碗孟婆汤忘记前尘往事转世为人,尝尽世间疾苦,陪她感同身受,纵使一切如恶魔所谋,被误读成世人口口相传的妖魔,负尽天下,负尽苍生。

  27. 当爱变成遗憾,当爱变得感伤,却又如何说的出道的明,如果说原非白是花木槿心里的珍珠,那段月容就是花木槿胸口的紫殇。每个人心头或许都有一颗紫殇,平时会一直静静地陪伴着,你甚至不会留意在意它的存在,而你想抹去却无法挥之。

月容语录

深情语录

1.他的紫瞳深幽难测,我以为他要用强了,没想到忽忽一改前面的冷硬霸气,柔声地低绮道:“想我没有。”

2.你来了。

3.“真香!这是什么茶?”我啧啧赞道。

段月容微笑着低声道:“这是布仲家的姑娘茶,慢慢喝,小心烫。”

4.段月容满脸痛苦地爬过来,不顾我的踢打,只是拿自己手上的袍子裹住我,尽量柔声道:“不要再想他了,不要再想他了,等我攻下叶榆,我你做我大理的王后,然后我们一起生一堆夕颜,好吗,木槿,莫要再想他了。”

5.我立刻抢过来大口大口嚼了起来,他在旁边不停地帮我拍着背,柔声道:“莫要呛着啊。”

他在那里说得眉飞色舞,见我直盯着他看,便平复了一下情绪,又柔情似水地看着我:“不好吃吗?”

6.“木槿,你心里有我。”(一句求证自己地位的话,让我们忽然觉的好心酸又温暖!!)

7.我抬头干笑几声,真诚地笑道:“真好吃,你的这碗饭可比我第一次做的东西要好吃多得多了,”我认认真真得趴完这一碗饭,添着最后一粒米说道:“还有吗?”

我还真饿了。他彻底呆在那里,脸上竟然泛起可疑的红晕来,怯懦了许久,他侧过脸去,低声道:“没有了,不过你若喜欢吃,我天天做给你吃。

8.“你哭什么?”他的眼神忽然有些绝望:“你为什么哭呀?求你莫要哭了。”

9.花木槿,你还是人吗?我同你在一起这么多日子,你难道不能把这些担心顾虑,分给我一些吗?

10.我虚晃一刀,同段月容背靠背,我问道:“你为什么回来?”他哈哈一笑,潋滟的紫瞳激情涌现:“如果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还谈什么有尊严地活下去。”

11.“木槿,你骗我!你说过跟我走的。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没有心,没有心的骗子!”

12.傻瓜!一切才刚刚开始,每次都是这样,你总会想要逃开,这一次也不例外吗?这一次,请问一问你的心吧。

13..我们的女儿夕颜......都八岁了,木槿,你还要我等多久呢......算了,不要说了......算了,只要你在我身边......这样也好。

14.我纵容你这么多年,让你做你喜欢做的事,自己整日扮个女人,不过是想让你的心里忘掉他,记得我的好,我从不曾用武力迫你,不是没有解药,不是怕你身上的生生不离,只是想看你对我真心的笑容,可是你......你这个没有心的女人。

15.莫要怕我,木槿,我知道你的性子烈,今日我向你起誓,只要你一天不允我,我便一天不会碰你,既便你永远不答应我,我一生碰不得你也不打紧,只要你莫要离我而去,这几年我自已也常常觉得奇怪,每次只要看着你对我笑,我的心里就好生高兴,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满意足。

16.南边现在不安全,等大理太平了,我们就永远在一起,我陪你到沧山赏雪,伴你到洱海泛舟,领略我大理的万里锦绣河山,看看这风花雪月有多么美,闻闻那朝珠花儿有多么香。

17.木槿,其实你自个儿也明白,你心里是有我的,就算你不爱我,可是你的心里就是有我,那时我带个面具,现在却是你喜欢带上个面具,木槿,你何时才肯摘下面具,真心对我呢?

18.莫道功成无泪下,泪如泉滴亦需干,莫问,你心心念念拼死相救的男人现在反过来拿你的命来要挟我,你说说这是不是人世间最大的讽刺。

19.我段月容起誓,这世上.......能陪着你花木槿一起死的,只有我段月容而已。

20.想哭就哭吧,木槿,你现在还能哭出来……也是你的福气。

21.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22.你当真稀罕我吗?

23.我不想听这个。你永远也不要对我说这三个字,因为你当不起这三个字。

24.那么我呢,眼睁睁地看着你离去,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在我面前,死在他手上,你以为我能活得下去吗?

25.你心中有我!你明明心中有我啊。

26.你明明知道原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你以为真得陪他一程,你会好好地全身而退吗?原家人会让你全身而退吗?你要么被他们生吞活剥,在那里死无葬身之地,要么就变成像原家人一样的恶魔,就像你的好妹妹,死后直坠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就像前世,前世,前前世,你一辈子就只会被人耍着玩,一辈子爱上不该爱的人。

27.我没教好夕颜,是我对不起你。

28.情而生爱,爱而生欲,欲而生痴,痴而生贪,贪而生嗔,嗔而生怨,怨则生恨,恨而生恶。你知道吗?这世界的原罪其实是无法消灭的。我也是琢磨了几百年才琢磨出这道理来。

29.木槿,”我听到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切都过去了。”他转过身来,那紫瞳带着我从未见过的平静和安宁。他轻轻拥我入怀,对我绽放出一抹无比美丽的微笑,说道:“我们回家吧。”

毒舌语录

1.“看看,看看,”他连连啧了几声,声音充满了鄙夷,“你不是傲气的紧吗,恨不能同他穿一条裤子,他怎么就让你又落到我手上了?你瞧瞧把自己弄成个什么鬼样子。

2.那时小丫头只顾哇哇大哭,段月容却哈哈大笑,赞道:不愧是我的女儿,对付敌人就是这样攻其不备。

3.在地宫里面,碧莹生孩子的时候,小段说:"瞧你乐成这副德性,又不是你生的,有这样忘恩负义的爹娘,长大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又是臭东西,比夕颜长得还丑,木槿,你可不准把我们的孩子生得这么难看。"

4.然后以一个杰出的政治家以及战略家的眼光分析着她的优势劣势,详细叙述了他将要在君家村男人女人中施行的远交近攻的作战方案,他最后咬牙切齿道:“总有一天,要 夺走她的心上人,我要她对我惟命是从,对我服服贴贴,跪在地上求我要她。”

5.就在我以为他会问我把悠悠要了过去,充陈他的后宫时,没想到他却轻嗤一声:“冶叶倡条,不但不值这个价,早晚也是个道旁苦李罢了。”

6.你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你说说那洁僻的踏雪公子见了你,瞧都不瞧你一眼,到时,你岂不更伤心。

7.我愣愣地接过粥,看着他,他的发间簪着那支凤凰奔月钗,玉容越是清俊,我脑子飞快转着,努力想着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么。

8.他狠狠唾了一口:“你今日可以杀了我,却永远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原非白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段月容厉声道:“这八年来,我与她倾心相爱,她身是我的,心是我的,连女儿也是我的,而不是你原非白的,你永远也改变不.........”

9.他的紫瞳星眼朦胧地对我笑着:“只可惜,胸实在太小了,还不够本宫的一只手握的,**也不算圆,骨头铬得我直疼,至于床上功夫嘛,比起绿水差得着实远了…….。”

10.他看了我一眼,慵懒笑道:“来世路上太寂寞,我总得找个人侍候。”说罢,便拉着我向下跳去,天哪!我不要做苍蝇,不要做鲍鱼,更不要做胖胖的海参,难道还侍候另一只海参,海参…..,天哪这….这…怎么侍候……

11.“就你这没心的东西,还想降服我?我变成太监,你舍得吗你?”

12.“你瞧瞧把自己弄成个什么鬼样子,蠢女人!”他恨声骂道,又加了一句:“天下一等一的大傻瓜!没心的蠢女人。蠢得连一根毛都没有的蠢女人。”

13.“没见过你这号傻女人的,我早说过你的一腔热血会送你的命的,人家恨不能生食你的骨肉,你还去救她?蠢货,傻瓜,无用之极。”

14.木槿,你知道光义王有多少美女被我俘虏了吗?你知道那些女人一个个有多风骚迷人吗?我和我的部下都半年多没有碰过女人了,他们一个个流着口水问我要这些美女,有些人忍不住,当着我的面就开始玩这些女人了,木槿,你猜猜我当时是怎么想得呢?那些个女人,我一个也没有留,连想都没有想,因为一看见女人就全是你的脸,所以我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了,当你在发春梦见你的老相好时,我每一刻每一妙只想见你,只想见你,只想见你......”

15.不过,草原上的雄鹰怎能仅仅为了女人,啄食一只肤浅的珠钗呢?

16.没见过你这号傻女人的,我早说过你的一腔热血会送你的命的,人家恨不能生食你的骨肉,你还去救她?蠢货,傻瓜,无用之极。快点闭嘴调息吧你!别担心那女人了,人家的老公来了,你快点怛心你自己吧,不然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17.见到本宫无恙,你很失望吧。让公子失望,本宫实在心有不安。

18.原非白,你也算男人?让暗人毒我,现在又躲在女人身后,放冷箭的无耻懦夫。

19.说得好,你口口声声说她是你的妻,我倒要问问,为何花木槿嫁我时,却是完完整整的清白之身?

20.你就怕他怕成那样,看看,原家的男人就这德行,知道我的好了吧,跟着他让你一辈子看他的脸色。

21.真是抱歉,原三公子,你也是男人,也当理解所谓小别胜新婚!

22.他的身子好着哪,你下落不明,我昏迷不醒那阵子,他踏雪公子早就能跑能跳,还能玩女人,战东都,这一年他顺风顺水,连宋明磊都忌弹他三分,他有什么不好的,你且对他情有独钟,,可你有否想过,他是否真心想见你?你同他谈什么,谈谈怎么偷偷捅死我,淡淡我大理有多少锦绣河山好让他来践踏,然后方便你们一起双宿双飞。

23.嗯,这脸是比上次好看多了,总算能拉得出去见人了.

24.这与你有什么相干了?他早就该死了,敢抢我的女人,格老子的,死上他妈的一千遍都不算数。趁现在潘正越没有注意,咱们快走,夕颜他们在关外等我们。

25.你给我闭嘴,你这个愚蠢至极的傻瓜,你以为我们还有来世吗?

26.你既认定了这条路,我便要你好好活着,我和夕颜要亲眼看着你载在他手上,肠断心碎,万劫不复的那一天,然后再当着你的面大声嘲笑于你,这是你欠我们的。

27.你就是个傻子,活该几辈子被人耍的大傻子。

28.既敢回来,如何不敢接受我的嘲笑?你也太怂了。

 

傲娇语录

  1. .没想到段月容的墨迹倒是十分隽秀,还隐含着一股帝王的霸气,我不由夸了几句,段月容这小子更是趾高气扬,一脸恩赏:“卿若喜欢,寡人便赐给卿好好收藏,亦可流传后人瞻仰。”我暗骂,都落难到这地步了,还流传你个头。

  2. 于是我说道:“女孩子总是喜欢问东问西的,她们定会问你闺名,你总得想个名字,才好应付。”段月容瞥了我一眼,歪斜地坐在那只快散架了的椅子,手撑着脑袋。我等了许久,他老先生还是那副德性,我实在忍不住了,噔噔噔地跑到他面前:“你到底想好了叫什么了没有,你的名字。”他懒懒地道:“随便。”啥!随便?我压住火气:“这个名字不好,不如这样吧,山杏如何?”“哼!”“翠花?”“村头那个大胖坏丫头就叫这个蠢名字。”

  3. 过了一会儿,我回过头,却见段月容的紫瞳看着我,似乎在我的下文,想起一切还不都是他的害得,我哼了一声道:“我说你那朵花是不是也得加几片叶子,几根藤蔓什么得,看上去病央央的,一点也不好看?”段月容对我迷起了眼睛,我便叽哩呱啦地讽了他半天,感觉有些口渴了,这才停了下来喝了口水,抹了一下嘴,回过并没有正要再讲,却见段月容咬牙切齿地吼了起来:“你有完没完?那不是朵花,那是只鸳鸯!鸳鸯不成吗?”什么?原来还是只鸟类啊,可那形状......我忍住爆笑地冲动,一本正经道:“娘子,息怒,你看,旁边有人看着哪。”段月容推着犁向我冲过来了,我哈哈大笑着赶着大黄牛向前赶着,结果,别人三五天才要撒完的稻种,我们家两天就做完了,当时我觉得我和他其实是很适合生活在□年代,一定能超额完成任务。

  4. 你这人,不是说要对人没有私心吗?”他轻轻捋了捋耳边的头发,顿时风情万种,比女人还要女人,不理一旁二狗子的哈拉子都快流出来了,柔声说道:“我现在对你好了,你又要怀疑人家,真伤人心。”

  5. .“月容,万一有一天,有个龙阳的君主看上你了,你也会向他投怀送抱吧。”我本以为这是一次成功的讽刺,一个犀利的调侃,没想到段月容却一本正经地撑着下巴思考了半天,然后认真道:“我会的。”我打了个趔趄,差点没摔着,然后木然地看着他,这小子八成是当年失去权利,过苦日子过怕了,死也不会回到无权无势的败军之将的日子了。“木槿,你是在担心我吧!不怕,我定会为你保留我的身心,”却见他对我笑弯了一双清咧的紫瞳,似孩童无害,然后说道:“不过,等我有了比他更强大的力量时,必让他生不如死,灭他九族。”

  6. 木槿,你终于学会吃我的醋了

  7. 你这恶女人,就是喜欢谋杀亲夫。

  8. 莫问,你可弄清楚了,是他先动手的吧,真扫兴,天下闻名的踏雪公子,如此没有涵养。

  9. 你原非白的女人?真真好笑,你先是将她当作锦华夫人的替身,后来又让她替作你的姐姐,送她上了死路,原非白,是你先弃了她,如今居然还有脸来说是她是你的女人,当年若不是你原家弃她如弊履,还痛下杀手,我与她逃难途中.....这才落下病根,可怜她的身体又怎么会如此一日不如一日?”

  10. 莫要以为这世上只有你踏雪公子才能妙解弓商,能打开这音律锁。只要你报得曲名,没有本宫不能吹的。

  11. 你的眼睛为何变成紫色的了?哎,老天爷对你真是不薄,定听到你当年七夕对我的许愿,要为我生一双紫眼睛,于是念在你对我痴心一片的份上,终于实现了你的心愿,这老天爷果然有眼啊……

  12. 我打算明年开春就替蒙诏向君树涛下聘。你嫌人家蒙诏配不上你们君家的翠花么?

  13. 今天晌午不是还有人说稀罕我吗,要稀罕我一辈子吗?怎么也不表示表示?

  14. 怎么我闻着火药味重呢。好啦,大热天的你就消消火吧,不就是怪我没时间陪你和夕颜吗?快说,莫不是看上人家阜巴少爷啦,打算始乱终弃?

  15. 原家果真小气,你怎么半点肉不长。

  16. 你个蠢女人,以前老跟我对着干,没事就打我,现在怎么躲都不会躲了?看看你在原家,半点没呆精,反倒变得越发痴傻了!早晚死在原家手上

霸道语录

1.他哈哈一笑,潋滟的紫瞳激情涌现:“如果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还谈什么有尊严地活下去。”

2.段月容的脸上露出许久未见的阴狠的笑脸,恶狠狠道:“这是我的寨子,我的女人,我的孩子,你竟然敢痴心妄想地来糟蹋这里,胡勇,你现在退下去,我或许可以赏你个全尸,不然我就挖出你的心肝来给我父王下酒。”

3.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狂怒了,双臂勒得我胸腔的空气都没有了,却听他满腔恨意地说道:“那些个女人,我一个也没有留,连想都没有想,因为一看见女人就全是你的脸,所以我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了,当你在发春梦见你的老相好时,我每一刻每一妙只想见你,只想见你,只想见你......”

4.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的女儿。”一个声音冷冷传来,我的心脏再一次受到刺激,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段月容?!

5.你莫不是要我给你亲个够,你才肯起来吧。

6.“这世上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造化,你能改变的,可能只是你自己的,或许还包括影响别人一小部分的罢了,然而……”他的紫瞳从上方定定地看着我,柔和地带着一种万分慈悲的垂怜,宛如苦海寺那尊泥菩萨的目光,我不由一愣,只听他对我柔声道:“你连自己的命盘都不能控制,又如何能去主宰别人的呢?”我怔在那里,他又对我轻笑道:“你妹妹,锦华夫人,我虽未见过,然其美貌无双,行事狠戾也有所耳闻,不过在我而言,这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她自己的造化,没有对或是错,即便是你的亲妹子,她只是做自己想做该做的事,与你早已不相干了,你何苦往自己身上揽呢。”

7.世人都称我为妖孽,我索性如了他们的意,没有子嗣,也就没有小妖孽了啊,再说,我们有夕颜,虽是女子,我南诏倒也不在乎做王的是男是女,她也能承我香火。当然,除非......。”他的紫眼睛瞥向我,身子压了下来,充满激情:“除非是你想要个我俩的孩子,我自然会拼死满足你的这个愿望。”

8.我一定能让你忘了那该死的原家,木槿,你心里明白,这世上只有我最知你容你疼你,我不信这八年对你什么也不是,确然......旦凡是我段月容想要的,便一定会得到,你.....还是莫要妄想离我而去了。

9.你今日可以杀了我,却永远改变不了一个事实。这八年来,我与她倾心相爱,她身是我的,心是我的,连女儿也是我的,而不是你原非白的,你永远也改变不.........

10.你莫怕,我断不会让任何人从我身边夺走你。

11.我段月容起誓,这世上.......能陪着你花木槿一起死的,只有我段月容而已。

12.你给我听好了,在无忧城里,你答应过我,如果你,我还有那该杀的原非白三个活着出城,便跟我走,现下里这个诺言依旧有效,若你还心中有夕颜和我,便等他死翘翘时,必活着回来见我们,然后一生一世做我大理皇的奴隶。

13.你给我跪下。你给我听好了,她是大塬皇后,也是你娘,不管别人怎么在你面前说你娘的不是,她始终是你娘,这世上除了我以外,没有一个人可以骂你娘、打你娘,你更不配。

14.我和你娘的事,是我们两个人的事,自有评断,连他大塬朝皇帝都管不了,你凭什么多嘴?

人物经历

初创,缘起

天界第一战将,被天界称为紫薇天王——紫浮,实属于仙妖结合之物。

人类的愚蠢和贪婪引发天灾,也引来了恶魔。有了恶魔,于是上天也派来了一位大神仙。在与魔王打斗的途中掉下了凡间,不巧正好遇到了还是花妖的木槿,木槿花妖爱着人间的一个生物学家,正当花妖想吃紫浮救那生物学家时紫浮醒了,他劝说花妖,你看,你是妖,他是人,你们根本是两路人嘛,不可能在一起的,他会到地府去喝孟婆汤,然后忘了你,彻彻底底,你哪怕废了千年道行,跟着他一起去地府,喝了孟婆汤,也会忘了他,所有一切有如镜花水月一场空,何苦来呢。木槿求他救这个凡人,可是这个凡人阳寿将近,身体根本不能撑下去了,凡人也不愿意走,他要留在这里救村民,木槿于是就留下来陪着凡人。可是白教授死于这场山洪,段段赶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剩,白教授就是木槿所爱的凡人,连尸首也找不着。紫浮看着一片洪水,心中不知是喜是悲,紫浮找到了木槿的一朵漂在浑水中的花,暗中将自己的一滴神血滴到木槿花中,放在袖中带回了天界。
  后来木槿被凡间的一个珏妖抓下了凡间正在这时,紫浮来了。在珏妖的地盘里,紫浮占不了便宜,眼看要输了,碧蛇救了紫浮,令紫浮救出了木仙,珏妖站在妖仙界,笑着对紫浮说:“你的妖仙结合体是不允许心中有七情六欲的,早晚你的千年道行要毁在这个木仙子手中。不如到我的地界来一起称王,自由自在,岂不痛快?”紫浮鄙视万分地抱着木仙,转过身去,珏妖却在后面大笑:“你同我们没什么不同,天界永远不会承认你这个妖仙之人。”紫浮看着怀中的小人儿,口里还在喃喃唤着小白的名讳,因为老资格的白虎呗,而且是自己救出来的木槿花,能让天界一下子把他给废了吗?小紫心里从来没有的痛,他把木仙送回白虎,自己难受地回了天帝。木仙醒来后,知道了是紫为救自己,受了重伤,差点元神灭在妖界,就采了万年仙姝上的仙露,专门送给紫浮府上,那时紫浮正在木横树下休憩,感应到她的仙气,睁开眼睛,对她柔柔笑道:“你来啦。”木仙自然是很不好意思,把仙露呈上,紫浮拉着木仙的手不放,一双紫眼睛大放电,小木给愣住了,记忆深处,好像有那么一个人这样深情地看着过她,同白虎星君完全不同。紫浮知道木仙是靠仙露维持生命的,小紫就拉着木仙,看他种的木槿仙树对她说,只要她愿意,可以随时来吸木槿树的仙露。这个套下得又准又狠,木仙的仙龄太小,禁不起食物的诱惑,流着口水点头同意了。白虎宛言谢绝了,冷冷地拉着木仙走了。木仙还是流着口水,一步三回头,看着小段。

 

前世,缘灭

(紫浮和木仙子婚后)

“今天是你我的婚礼,你怎么跑到树母神这里来了?我可好找。”紫浮与木仙婚礼后,便离开天庭,降临南源洲国隐居。木仙喜欢在洱海泛舟。曾经满身血腥的紫浮,带领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族人,放下了所有的荣誉和仇恨,亲手种下朝珠花,过上了平静的生活。木仙喜欢在洱海泛舟,听紫浮吹笛。后来木仙想要一个女儿,南源州的夕阳那么美,就给女儿起名叫夕颜。可是他们族人没有生育能力,即便拥有仙灵的血统,还是会老会死。即便是最完美的紫浮,最多几千万年,或是几亿年后,也会化为尘土。

然而这样一个愿望真的实现了,却毁掉他们所有人平静而美好的生活。

“你以为你能救谁?诅咒永无可解!”白衣人影在我上方嘲笑地看着我。那绝世的容颜和身后金色的翅膀耀眼得让我无法直视。他身边的银虎对我大声咆哮,我只能捂着剧痛的小腹趴在泥土上,身上浸满了黏稠的红色液体。

紫浮与紫瞳战士,咬牙切齿地盯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对着云层中的神王嘶吼,“你无情无爱,却为何要生生世世诅咒我和我的妻子?我们一心归隐,凭什么我们的族类,不能拥有后代?”

无数背后长着翅膀的天使穿着盔甲、舞着兵刃怒吼着向紫浮奔来,那洁白的翅膀上沾满了紫浮族人的鲜血,最后只剩下紫浮一人。他可以逃,可是却紧紧地护着木仙的尸首。

他高大的身上插满了各种兵器,绝世面容因为痛苦而扭曲起来,如同紫陵宫前的修罗铜像。他被迫跪在地上,却始终不让任何天使靠近木仙。他对着天空大喝:“她是无辜的,连她也要赶尽杀绝吗?”最后紫浮交出了武器,只为了天帝承诺留那女子一缕魂魄。木仙悠悠荡荡地飘着。愤怒的天使渐渐恢复了清醒,看着血流成河的战场,还有那个可怜的女子,放下了武器,收起了翅膀,流下了慈悲和后悔的泪水——没有人再愿意去毁掉那个紫瞳女子。

之后,天使群中出现了一个酒瞳红发魔鬼,对木仙怒喝道:“还在犹豫什么?神明杀你族人、断你子嗣、毁你家园,如今你只剩一轮孤魂,无依无靠,快随我去无忧城,在那里你当生生世世复仇,不让神的光明洒落人间。”木仙开始了复仇。无数的生灵被那个女子毁掉,紫浮用他的身躯挡住她,软声细语道:“不要跟他去。木槿,发生任何事都不要逃避,这是你同我说的,可还记得?不要逃避啊。”木仙身上的魔火渐渐渡到紫浮的身上,他的翅膀变成黑色,他那圣洁的光芒化为乌有,他眼中流出黑色的眼泪,任由天使将他一剑穿心,可是他却一直微笑着凝视木仙,“不要相信他!”

“那个披着天使外表的恶魔正是原氏的先祖大元神。他为了所谓的霸业,转眼间,几乎杀光了我所有的族人,连他的心上人也不放过。可他还嫌不够,贪心地想变成一个完美的神只。于是他进入了自己的一个迷梦,想借这个梦继续修炼,抹去他最后的弱点——他的心上人……”,他的心上人,正是紫浮的结发妻子。

“我的妻子,以前很喜欢发亮的东西,于是我上穷碧落下黄泉,好不容易找到她,把她拉出了那个迷梦,特地将她托生到一个光明的世界,满心希望能让她进入正常的命运轨道,快快乐乐地开始新的生活。不料却忽略了那个恶魔近乎疯狂的偏执,他好像越来越沉醉于自己的梦境,甚至于要永久地把我的妻子困在他的迷梦中。于是他还是想尽办法把她从那个发亮的世界给拉了回来,也就是你这个大傻妞。”

“这位伟大的神王,当着我的面,亲手杀了你。我眼睁睁地看着你,还有你肚子里我们的孩儿,在我怀中死去。他甚至不让我为你聚起最后那一点魂魄,我眼睁睁地看着你坠了下去,魂魄化为碎片……他逼我成魔,又生生世世诅咒我和你有缘无分。那时的我除了恨以外,也只有恨,于是我便纠集七十二路妖王、四十九天魔王,搅他个天翻地覆。”

“我在无休止的斗争复仇中,也不知过了多少岁月,渐渐地,我幸存下来的族人老死了,那些杀我族人的天使也被魔族杀光了。情人也罢,爱人也罢,朋友也罢,敌人也罢,最后都经不住时光的折腾,随风而化,只剩下那所谓永生不死的魔与神……我和他……”

“直到我跟着你再进入这个梦里,我终于明白了,他不过是一个过分认死理的傻子,生生世世追求虚妄的完美。他可以冷酷地对待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也不可能改变他心中的原罪。我原本也不信,只有在这个梦里,他才能释放他所有的感情,爱与恨、情与欲、善和恶……可惜这种梦魂大法最伤神功和阴德,更何况是元神分裂,搞出这不伦不类的双生子来。即便他是伟大而不朽的神王,最终,完美变成了诅咒,美梦也化为噩梦。是故,我很难说,他的这个梦,也就是他所谓的修行是否成功,但我只要你活下来……”

 

今生,缘续

紫浮与木仙子累世痴缠,紫浮的千年等待,一切情与恨,都埋于过去,抛给时光,他们的结局止于那一句”我们回家吧“。无论怎样炽热的爱情,其最终归属,不过就是家。

 

总结

第一世:四大神时代(大元神,大明神,大通神,大武神),神邸的梦境开始,紫浮天王

第二世:四大家族第一世(原氏,明氏,轩辕氏,司马氏),紫浮先转世为轩辕紫蠡

第三世:四大家族

第九、十世:紫浮转世为段月容

长相守其他角色
查看更多角色(18)
最新话题文章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