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影视

取消

搜索历史

清除历史
影视

为什么“小系列”中的《小舍得》只配6.7分?

脸脸
评价《 小舍得 还行
2021-05-13 10:27:11

电视剧《小别离》《小欢喜》《小舍得》均由柠萌影业出品,三部电视剧均改编自鲁引弓的作品,聚焦中国家庭的教育问题。

2016年,电视剧《小别离》一经播出观众的喜爱,2017年获得获得第22届华鼎奖中国百强电视剧第一名。

2019年,电视剧《小欢喜》播出,剧中延续了《小别离》中方园与董文洁两位人物的故事,更加入两组不同的家庭,共同聚焦高考话题。

2020年,电视剧《小欢喜》获得第32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电视剧奖,隐退多年的女演员陶虹更是凭借其精湛的演技再次翻红,获得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的荣誉。

2021年,柠萌影业的“小系列”再次播出,有前面“小系列”的辉煌,电视剧《小舍得》可谓身负众望,开播之前便自带光环。

但是,《小舍得》好景不长,虽然在微博中引起不少热议、话题量始终不减,却渐渐出现负面评论。

随着剧情的发展,对于《小舍得》的差评逐渐增多,最终跌破良好线,只剩6.7分。

与此前均在8分以上的《小别离》与《小欢喜》相比,尽管《小舍得》再有热度也难以保住“小系列”部部精品的口碑。

那么,为何《小舍得》不及前两部惨获6.7分呢?

一、严重跑题

我在之前有关电视剧《小舍得》的文章中曾特意提过,此次电视剧对原著的改编较大。

最大的不同是电视剧中刻意激化了南俪与田雨岚之间的矛盾,并且着重刻画了重组家庭这条故事线。

因此,剧中的大量篇幅展现了南俪与田雨岚之间的较量,将颜子悠与夏欢欢两个孩子之间的比较转成了家长之间的胜负。

剧中,引入近几年常被热议的“原生家庭”的话题,设置南俪与田雨岚二人自身所带有的原生家庭之痛。

再将二人各自的身上所带有的原生问题投射到自己的孩子身上,从而成为其逼迫孩子学习的原罪。

但是,由于关于二人原生的情结实在刻画过重,尤其是以此引起的南俪与田雨岚二人之间的争斗戏份,明显在剧情的着重上已经超过了两个孩子的家庭教育问题。

另外,因为重组家庭的特殊性家庭矛盾转而成为《小舍得》的最大看点。

剧中,南建龙与蔡菊英及其前妻之间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

围绕着三人的关系,《小舍得》在老年人感情关系方面也做出了颇多展现。

例如,蔡菊英与南建龙为房产证上写名字引发的争执;蔡菊英与南建龙前妻之间的隔阂;蔡菊英离家出走等。

看似房产证、房子等问题与夏欢欢升学有关,导火索是孩子的教育问题,但是由于剧中夸张的狗血剧情,使得《小舍得》更像一部家庭伦理剧,而偏离了原本反应的中国教育问题。

实则,竞争激烈的“小升初”并非源单单源于家长的原生困扰,更多的根源是来自于日益紧张、压力巨大的社会困境。

然而,电视剧《小舍得》有避重就轻之嫌,不谈社会现实而直指家庭之罪。

因此,《小舍得》从立意深刻的反应中国教育的现实题材剧变成了狗血的家庭肥皂剧。

也许“戏”是足够刺激了,却难以深入人心了。

从这点来说,电视剧《小舍得》没有掌握住中心,严重跑题了。

二、脱离现实

电视剧《小舍得》的脱离现实不仅因为编剧为了制造戏剧冲突而刻意加强南俪与田雨岚、南建龙、前妻、蔡菊英几人之间的矛盾,展现出了较为夸张的家庭关系。

还因为《小舍得》为了完成“合家欢”式的大团圆结局而过分美化了剧中人物的结局。

首先,原著中的结尾更有现实感和反思的深刻意味。

原著中,实在难以忍受“小升初”套路和竞争的夏君山偷偷带着孩子外出旅游,南俪知道后决定一同前往。

面对现实的压力,南俪一家人只能选择暂时的逃避和调整好心态,夫妻间对于孩子教育问题不同观点已然存在。

田雨岚生下二胎,未能如愿看子悠获得奥数第一,由于相关政策的出台,颜鹏在培训班的工作越来越难。

农村来的米桃原本成绩一直优异,但由于一直在夏欢欢家里补习,耳濡目染了贫富差距的现实,越来越自卑。

成绩下滑的米桃渐渐患上抑郁,最后和父母回到了农村。

以上是《小舍得》原著的结局,可以看出结局更加的残酷和现实,开放式的结局令人深思。

残酷激烈的“小升初”并未停止,满地的培训班是否真的会被禁止?农村来城里读书的孩子到底有多么的不容易。

显然,原著中的结尾与电视剧相比更加具有现实感和批判性。

而电视剧似乎为观众制造了一个香甜的梦境,脱离现实、远离困扰、强行快乐,总之快乐的有点假。

“小系列”的立足点原本就是中国家庭和教育问题两方面,以此而言《小舍得》也并未脱离轨道。

但是,与之前的两部“小系列”相比,《小舍得》少了家庭的温馨感,多了撒狗血式的撕逼大战。

显然,编剧注重刺激观众的high点而获得收视率,却没有从更高更深层的品质来真正赢得观众的喜爱。

© 本文版权归 脸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小舍得

评分:6.7分

最新话题文章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