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影视

取消

搜索历史

清除历史
影视

碧瑶

扮演者 孟美岐 饰演作品: 诛仙
碧瑶角色介绍

碧瑶是仙侠小说《诛仙》及其衍生作品的女主角。 自小玉质灵秀,妙颜无双,父亲乃是魔教鬼王宗宗主,其母小痴在碧瑶幼时为救女亡故,父女因此事多年隔阂,直到滴血洞里生死之际吐露心事,在张小凡的劝慰下解开心结,而滴血洞的生死相依令凡瑶情愫互生。逃出生天后二人又几度相遇相交,一路上张小凡关心和担忧碧瑶的安全,后来二人更是在滴血洞、小池镇等历经生死相知相惜感情日深,满月井张小凡内心深处已深爱碧瑶,但碍于正魔立场这份深情一直埋藏在小凡的内心深处,而满月井恰恰照出了小凡的真心。之后二人携手为百姓除妖数次为对方涉险,流波雨夜二人相偎御寒情迷意动,小凡更是拥抱碧瑶称呼碧瑶为心爱的人儿,正魔混战不愿为敌反互相关怀,而就在此时,为救门派中人张小凡身怀别派功法之事暴露,碧瑶忧心小凡上青云探望,二人互诉衷肠深情相拥,临别小凡告诉碧瑶下次见面就告诉她自己在满月井看见的是谁。然而再见却是诛仙剑下,碧瑶为救小凡以痴情咒挡下诛仙古剑,付出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小凡眼见碧瑶挡剑无能为力,流下血泪昏迷数日,醒来后得知碧瑶魂魄并未散尽,其法宝合欢玲扣下了碧瑶一魂,留下一线生机。张小凡加入鬼王宗改名鬼厉,历经十年,终于找到异术救碧瑶,鬼厉借来能定魂的星盘,然而未等参透星盘的玄妙,在四灵血阵引发的狐歧山崩塌时碧瑶的肉身失踪,只留下一角绿色衣裳和合欢铃。在诛仙的结局,小凡带着碧瑶的这片绿色衣角在草庙村隐居。

碧瑶角色关系

【姥姥】:狐女,为正派人士追杀,死于狐岐山六狐洞。

【父亲】:鬼王宗宗主鬼王,博览多学,为人儒雅,却因为碧瑶的离去而变得日益暴戾,最后为张小凡所败。

【母亲】:小痴(狐女),狐岐山被正派追杀之时,为救年幼的碧瑶,割肉相喂,最后死于洞中。

【恋人】:张小凡,碧瑶此生挚爱。幼年时因故而拜于青云门下的普通弟子,后发现村人实为同道所杀,继而离开青云,同时为救碧瑶,加入鬼王宗化名鬼厉,最后因为碧瑶的失踪,居于草庙村,与风铃以及碧瑶的一片水绿衣角相伴。

【最亲近之人】:幽姬,在鬼王宗有着极重的地位,自碧瑶母亲去世后,一直视碧瑶如己出。

碧瑶角色经历

狐岐山

当别的孩童还在撒娇之时,她却要目睹母亲的惨死,承担对父亲的愧疚。那闯入的正道人士,面对三人,他们并没丝毫手软,魔教妖孽,人人得而诛之,他们却忘了,除了身份,那三人,只是老人、女人跟孩子。

姥姥当场惨死,母亲与碧瑶被压在狐岐山下,黑暗与绝望中母亲割肉相喂,最终却再也无法支撑。独自面对黑暗,她终于等到了父亲,看见的却是母亲白骨森森的手臂。为何一个六岁的孩子要承受这么多本不该属于她的痛苦与责难?只仅仅因为她无法选择的出生吗?在极度自责与愧疚之中,碧瑶便与鬼王有了隔阂。

山海苑

首次登场时的碧瑶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她不仅仅是大小姐,更是鬼王手下得力的助手。她紧锁心门,将微笑留给了他人,将泪水留给了自己,在别人眼中她活泼、热情、刁钻古怪,可谁又知这火辣辣的外表之下,却是一颗敏感而脆弱的心。

月色下,她摘下了那朵小花,张小凡虽怒,而夜色衬着她秀美的容颜,却也让他哑然并且看的痴迷起来。

死灵渊

黑暗中,她的美多了几分诡异妖艳。绝地相逢,张小凡心存几分亲近,而她却巧笑嫣然的告诉他自己的身份,仿佛她口中的妖女只是别人。当碧瑶对着“无情海”难掩兴奋之情的时候,却可曾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却也要痴情而死。

与黑水玄蛇对战,张小凡在激斗中失去意识,碧瑶却“顺便”救下了他,这解释让人忘记了黑水玄蛇、敌对身份、刚才的对峙,妖女无情,可她的心,却十分良善。

死亡的阴影冲淡了门派之分,嘲笑贬损,这样的关系却很快乐,张小凡也是第一次可以放下所有和眼前的少女拌嘴打闹,滴血洞的探索过程中,张小凡被这活泼女子的不屈不挠所叹服,当滴血洞洞门打开的刹那,他看见她俏丽的脸畔,不知为何,脸上燥热,不敢与她正视,就这般的,随她进了那魔教重地——滴血洞。

滴血洞

周遭的一切仿佛都诉说着炼血堂当年的鼎盛。威名显赫的黑心老人一具枯骨端坐,他守护着金铃夫人遗留下的唯一之物,碧瑶骂着黑心老人负心,叹着夫人的不值,可她却不知,不久后的一天,她也将步上夫人的后尘。天书残卷、痴情古咒,冥冥中一切是否早有定数,这是否预示着二人的将来。

他体力不支病倒,她竭力照顾;在这死亡的绝境中,她仿佛回到了痛苦不已的过往,说出那深埋在心中的痛,她憔悴而绝望的倒在他怀中,而他却是这般的心疼和不忍离去,明知道立场不同确还是忍不住担心,关怀眼前的女子。所谓的生死不弃,也就是如此吧。

本偷偷拭泪的她,居然在他怀中放声痛哭,这深藏心中许多年的委屈一次爆发,看着怀中哭泣的女子,梨花带雨的她,竟也使他心中一跳,他心疼又笨拙的安慰她,她拭去泪水只轻轻道:你很好。

空桑山

他们逃出生天,劫后余生,世间的一切都是这般的美丽,碧瑶欢呼,而张小凡,却只是看她展露着世间最美

丽的笑容,内心觉得暖暖的十分满足。

普通的兔肉,在他娴熟的手艺下,竟也是这般美味,她说这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而他对着这个历经生死的魔教少女,居然紧张的错误频频,这一切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她的身份吗和煦的阳光下,她依偎着他睡去。她让他随她入教,可他有他的坚持,她有她的信念,激烈的冲突之后,他们分道扬镳,不自觉中,泪水已经滑落。

鬼王出现,她回身扑进爹爹的怀中。看着自己女儿平安,他是那么的喜悦,这些都是她许久不敢奢求的,这一刻,由于一个傻小子,心结就这般的被打开了。

小池镇

她追着周一仙而来,却意外的遇到了张小凡,当时的她应该是欣喜吧,可当张小凡却只能矢口否认,碧瑶冷笑 ,那低低的自问,是轻视、不屑?更多的却是担心。后来碧瑶与正派弟子对上,张小凡更是心中紧张,那一声“不要伤了她”说出口时,张小凡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的眼中只有那少年的身影。“那女子对烧火棍有意思了。”周一仙说到。而张小凡,内心深处也早已经爱上了这个他口中的魔教妖女,只是碍于正魔对立的立场令他自己也没察觉,但他一系列的行动细节,都让人发现,他对碧瑶的爱。小池镇大家对抗火龙,本该斩妖除魔的张小凡却一次又一次牵挂碧瑶,更是因为压不住心中担心而去偷偷找碧瑶。

中间的小插曲,却成了那男子一生的心结,满月时分,他凝望古井,在这其中看见了什么?多少年后,物是人非,女子安然睡去,男子也不再纯真,庙宇中的仙人石像,女子的欢笑,男子的正直,只有那三尊石像,依然在悲伤的见证着那段生死相随的甜蜜记忆。

昌合城

他将要踏上他的除魔卫道之路;她却要做回她的魔教妖孽之身。她的心情如意料之中的差,碧瑶最大的特点便是嘴硬心软,她气势汹汹的压着张小凡,却又这般微笑着最终妥协。

海云楼,她素手撑伞,明眸如水,她与他对立而站,悄然无语,温柔的如同一朵风雨中的百合花,她为他撑伞,他阻止她跟去流波,她第一次这么亲昵的叫他,她说若二人能一起死在那洞中或许也不错。会有这般的表白,是深知跟他离别的时刻即将到了吧?张小凡担心碧瑶一路随将会有危险,但当她真的不辞而别之时,他的心却又是如此的茫然。

流波山

她不顾生死的去敌营看望他,而他见到她时心中所有的难过和怨恨都被眼前的姑娘所化解,只剩下了满满的心疼和欢喜。

天地肃杀,大雨磅礴,他浑身冰冷跪在雨中,她一袭水绿出现,竟是如此温柔似水。小小的青绿油伞,为他挡去了无情风雨,却淋湿了她,伞下的落魄风情,也是那般惹人怜爱。她不苦,只要心中是甜,一夜的冷风骤雨又算的了什么?

再次相遇,她是鬼王宗的千金,举手投足高贵沉稳,与萧逸才唇齿相搏,依然 老练,只是那娇颜却透着凄美的味道。那句惊慌失措的不要!他竟忘了身边还有他的师姐,此刻他的心中,只有那绿衣女子的安危,这一次,他再也不忍否认与这女子的关系。

昌合城

再次来到昌合城,她依然一身水绿俏丽艳美,只是憔悴不少。可是担心念及心爱之人?自然是了,否则,又为何开口便是问起他的消息。

海云楼,她素手撑伞,明眸如水,她与他对立而站,悄然无语,温柔的如同一朵风雨中的百合花,她为他撑伞,他阻止她跟去流波。张小凡担心碧瑶一路跟随会有危险,当她真的不辞而别之时,他的心像丢失了最珍贵的东西。

青云外

隐没在白云深处的山麓上,可曾见到一抹水绿飘渺,才几天,绿衣女子又苍白许多,形影憔悴,细眉紧蹙,几许恍惚,几许担忧。他替灵儿师姐拼死挡下了灭顶之灾而导致自己将被七脉会审,她都该知道了吧。但即使如此,她却无法不念他。

多年的信仰,唯一的亲人,这曾是她生命中的全部,可此刻,她却放下了所有,她只想张小凡好好的,将找到的天书教给了父亲。她告诉张小凡:我很担心你,我愿意放弃自己的身份。你和我走吧。可那少年却说:碧瑶,我放不下师傅他们。姑娘浅笑,我不强迫你。很多年后,身为鬼厉的那个人说,碧瑶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我们一生一世在一起好不好?可是在后悔当日的回答。

碧瑶啊,你平时不是这么糊涂的姑娘,在爱情面前,你却是如此的傻,如此的痴。你说“真正的苦,都在人的心里。”他受罪,你比他更难熬。应他而来的苦与伤,你却偏偏微笑着说,这是甜的。

黑竹林

她第一次将自己的心意如此坦白,那欢喜之色,却难掩日夜担忧张小凡带来的憔悴。他让她陪自己说说话,他替她擦干净了那一段断竹,他说我坐地上就可以,他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笑了,笑的如鲜花绽放,不管多么的煎熬,只要见到他,就是幸福。自己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她也茫然,她只知道原来在黑暗里,就算在快死的时候,也可以找到个人依靠。此刻的他俩从未有过的接近对方,她替他擦拭着袖子的污迹,她说那只袖子,比天下珍宝更为珍贵,此刻他的耳中,只有她的声音,此刻他放开怀抱,将这心爱的人儿拥入怀中。

她说你有危险,哪怕用我的命去换,我也甘愿;她说你在那古井,看见了什么?答,你说什么;答,那古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你们都想知道?可他有看着少女宠溺笑道:下次,下次我便告诉你,我在满月井中看到了什么。

玉清殿

信念、信仰,瞬间被摧毁,他绝望的崩溃,他的心即将被那魔性侵蚀殆尽。天下之大,他却只能相信她。那一双温暖的手,她只想牵着他离开这痛苦,去到那没有纷争的桃园,可是挡在他们面前的,却是那漫天剑雨。谁在惊呼?谁在颤抖?谁又绝望的望着天空?天地黯然失色,唯有那一抹水绿随风盈动,他撕心裂肺的吼叫,她却只是回眸淡笑,衬着那一行悲痛欲绝的血泪,凄美而凄婉。她放弃了本该属于她的幸福,她说死也跟他在一起,结果,她食言了,她说她只希望小凡好好活着,终于,她做到了……

他暗自低语,在古井中看见的人——就是你,那代表什么?不知,他只希望那女子,可以亲耳听见,可那女子,却只是含笑而睡,她再也无法知道,男子心中的最爱便是她。因为放不下他,所以放下了,她这般静静的躺着,柔柔的笑着,在她痴情唱起的刹那,他的未来,便再与她无关,将来谁与他甜蜜,至少不再是她,可她,依然笑的那么甜。或许,她早已经下定了决心,她会永远在阎罗地狱,为他默默祝福。

若世上真有后悔药可买,他又后悔了什么?是那明媚的阳光下,那深情的相拥后,带着她远离这喧嚣的江湖。
 

十年间

在碧瑶魂飞魄散的时刻,合欢铃将她一魂扣下,肉身不灭不死,却一直昏迷,这恐怕是谁都不曾想到的。人总要在失去后才知道心中所想。她也一如既往的微笑着,等待那心爱男子的归来。他如恶鬼般杀戮众生,但在她面前,他却永远是那个叫做张小凡的少年,只有在她面前,他才能感到丝丝快乐,他在等着她醒来,他说等她醒来,要与她生生世世永不分离。还魂功败垂成,鬼王白头,鬼厉更是几近崩溃,却也因此收集到了碧瑶的三魂七魄,在寒冰室中魂魄与鬼厉相见。他说,为了她,天下苍生他也杀;他说他只要讨回当年碧瑶的那一剑;他说,这世上,只有碧瑶对他是真心的。他说碧瑶是放在第一位的,他说碧瑶是自己心爱的人儿但说的再多,却无法换回心爱女子陪在他身边。金瓶儿说凡瑶恋情天下知,后来小白说世间就是有如此痴情的男人才让我相信爱情。救碧瑶,这一信念几乎支撑了他10年,当碧瑶离去的刹那,信念再次坍塌,他是如此的无助无依,为她崩溃,却又为她振作,小白那一巴掌,那句碧瑶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他醒了,为了碧瑶,他愿意再次做回张小凡。你可曾听见狐岐山中一阵铃响?鬼王听见了,幽姨听见了。我们,也听见了。那一阵铃响至少让我们知道,碧瑶,依然活着吧。

结局:

最后,水绿衣衫的女子,你究竟在哪里?你那一声铃响引来无数遐想,我们知道,你依然好好的。

最后的最后,那屋檐的一片衣角,成了他思念的依托之物,那风后的一声铃响,伴着他的寂寞,远离江湖,那飘扬的一抹绿意,那回荡天地的一声清铃,如同你的笑,都将回荡在他的心中。

碧瑶与张小凡

第一次客栈遇见。她雪肤淡眉,灵眸盈动,那么的光彩照人。简单一问,不经意的显露出她的广博见识,但那时她,却分毫未曾注意过那个淹没在人群中的傻小子,能感觉到的,只是那一丝对正道的不满与不屑。

第一次小径相谈。圆月苍穹下,幽幽小径中,她决然的,摘下了那朵小花。他怒了,她却笑了,他看的痴了,在她如水婉柔的眼波中,沧桑的叹着,他却仿佛看见了那个大竹峰上的俏皮佳人。

第一次绝地斗法。黑暗衬得她如此妖艳,她巧笑依然,拈花而立,伤心花可爱而纯真。可不就是人人深恶痛绝的魔教妖女吗?他的心往下沉,她却巧笑嫣然,这一对将来的痴男怨女,此刻,却只是性命相搏,伤心花清幽暗香,如同它微笑拂面的主人一般,带着笑颜,向他袭去。

第一次同生共死。死了吗?再也见不到师姐了?他从疼痛中醒来,生死绝地,陪伴他的是那魔教妖女,生死关头,救下他的是那魔教妖女。在死亡面前,正邪变得无关轻重,剩下的,只有两个年少不羁男女的互掐,看着她笑,他无名火大涨,看着她笑,他却又痴痴相望,那份年少的懵懂与天真。

第一次生死相依。她让他杀她吃她,她真的怕了吧?害怕黑暗中的无依。病痛中,他唤着师姐,她如此心痛;病痛中,她依偎着他,他不忍放开。一声叹息,一阵哭泣,不知不觉中,他们依赖对方。天书残卷、痴情古咒,合欢铃、噬魂棍,纠缠了数百年的恩怨情仇,在这封闭了数百年的滴血洞内,再次悄然开启,若知道了结局,她是否依然会面对玄蛇救下那少年?她只会微笑着说:若为情故,虽死不悔。

寒冰室

第一次引他入教。他斥责她的圣教,她数落他的正道,他愤然离去,她却黯然泪下。其实她并非要他加入圣教,她只希望,他能陪在身边,若一开始便听了她,结局是否会改变?但此刻,你有你的信念、你的师姐。

第一次斩妖除魔。斩妖除魔,多么可笑的字眼,你称她为妖女,视她为魔道,她不屑正道虚伪,懒得假名清高,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那少年的安危,灵动的双眼中,何时起再也没了其他,只有那少年的身影,倒映其中。

第一次雨夜撑伞。冷夜人独立,婉约而忧郁,她轻轻将他护在油布伞下,淡淡的说,若死在一起也好,可他,却未曾听出话外的一丝痴情。他一直与她磕磕碰碰,可她真的走了,心却又莫名的怅然。

第一次涉险探望。她只想看看他,独闯敌阵,这需要多少的勇气?但没有什么比他更重要,哪怕自己的生命。他怎么对待自己都好,只要看见他就足够了,气愤、懊恼,任何情绪都不抵那口鲜血,转而是更多的焦虑担心。

第一次不离不弃。她陪着他,满天风雨,她都陪着他,矜持、尊严、名誉、性命,她都可以为了他放下,她说,我来看你。只是去看看他,可那消瘦的容颜,憔悴的身影,她到底受了多少煎熬,谁又知道?她陪着他、护着他,却连自己也顾不上了。这一把小小的油伞,或许并不只给了他伞下的一方晴空,更多的,是在他心中送去一丝暖意,一抹阳光。

第一次深情相拥。她笑意盈盈,柔情似水,从未有过的温柔与直白。竹影婆娑,阳光暖人,两人的心为彼此敞开,是那般的接近,擦拭竹子后的袖子,那是她视作天下财宝都无法比拟的宝物。一句年少轻狂的言语,却让他觉得天地肃静,此刻他耳中只有她的声音,拥抱吧,拥住心爱的女子吧,于是,他伸出 手,将她紧紧拥入了怀中。天涯海角,哪里都行,她又嘴硬心软,为了他,她可以做任何让步。她问他古井看见了谁?他问那古井有何奇怪?他说,下次见面,再告诉你。多少年后,再记起来,是否会后悔当时的抉择?若能重来,是否会带着心爱女子远走天涯?

最后一次凄美诀别。她依然笑颜巧目,依然水绿悠悠,依然声如银铃,她回望微笑,天地都被这抹笑意动容,都为这抹笑意褪色,都因这抹笑意悲伤,约定呢?幸福呢?誓言呢?说好的一切呢?死都在一起,你却丢下他独去。今生再不分离,此刻却要生死相隔。你放弃了本该属于你的一切,只为了他能好好活下去。他却只能血泪相迎,只能哭跪在地,凄厉诉说古井中看见的是你,你听见了吗?他最爱的是你,可你却只能平静的恬笑而睡,最痛的爱恋是什么?是否是明明彼此相爱,你却再也听不见我说爱你?那一份水绿笑意,注定将深深融入他的生命、他的灵魂。十年生死两茫茫。他褪去稚嫩,信念为你而存在,生命因你而延续,在你面前,他永远是小凡,他能感到一丝快乐。只有碧瑶对我真心;我只要讨回当年碧瑶的那一剑;为了碧瑶,天下人我都杀;等你醒来,我们今生今世不再分离。他说着、叹着,他真正想讨回、挽留的,只是那个绿衣女子的生命与他俩约定的幸福吧。回魂失败,他是这般绝望,魂魄相见,他是这般激动,碧瑶失踪,他又是这般悲伤欲绝。他为她痴狂,又为她变回小凡,最后的最后,那狐岐山下的一声金铃轻响,他不曾听见,他只能将一腔思念寄托在水绿衣角与屋檐风铃之上,过着她所希望的,张小凡的平凡人生。

碧瑶经典对白

■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 我摘了这花,便是这花的福气,被我闻它香味,更是这花三世修得的缘分。你一个这样的俗人,又怎么会知道?

■ 我想也是,从小到大,谁不说我漂亮,你们这些男人啊,都是一个样子。

■ 张少侠好会装糊涂,你们这些所谓正道人士,若不是为了滴血洞中的东西,又怎会到这黑暗肮脏的地方来?

■ 我,可不就是你们深痛恶绝的魔教妖女吗? 我便是妖魔邪道,那又怎样?

■ 哼,一定就是黑心老鬼负了心,无情人,活该被雷劈!死了最好!

■ 我是为夫人叹气,她这般才气美貌,却被你们这些臭男人给辜负了,痛苦一生,多不值得!

■ 我为什么要放心,他没事我为什么会松了一口气?

■ 既然我们要注定一起死在这里,我可不想太早就剩下一个人了,至少有个人陪,也是好的。

■ 夫人,教中古老相传,您曾留下训斥,世间男子,尽是负心之人,但是你可曾看见,这个叫张小凡的男子,却是痴心得很呢!

■ 再过几日,你看我若是不行了,便先杀了我罢。

■ 我死之后,肉身还在,你若是一心求生,便是食我之肉,大概也能多活一段时日的。

■ 你知道一个人在那里等死的滋味么?你知道娘亲的尸体就在你身边慢慢腐烂的气味么?你知道一个人永远看不清周围永远生活在恐惧中是什么样子么?”

■ 可是、可是爹他一直都恨我,我知道他老人家恨不得我死了,他怪我害死了娘亲!

■ 你和我死在这里,心里可曾后悔过吗?

■ 很好吃,我一生中吃过最好吃的东西,就是你现在烤的这只兔子。

■ 正道中人?你们正道中人造的孽也不比我们这些魔道中人少吧!当年正魔大战,你那些神仙祖师不一样是见人就杀,老弱妇孺也不放过!

■ 你们那些狗屁正道,请我去也不行,还说什么弃暗投明。

■ 不错,我怎么会与他这个无耻、卑鄙的家伙有关系了?

■ 我想进就进,你管得着吗?

■ 我无门无派,天生孤独,偶而帮人一次,却也被人嫌弃!

■ 好志气,好正派,可不要到时候你降妖伏魔不成,反被那些魔教馀孽给降了伏了才是。

■ 刚才我一个人站在这里的时候,心里想著,其实若是我们两个人就死在滴血洞中,逃不出来,那也不错。起码,我不会后悔。

■ 张小凡,你这个死家伙,居然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吗?

■ 原来你这个小子,还知道关心我的身子?

■ 不是的,我没有受苦,你不知道,这世上真正苦的,都是在人的心里。

■ 我、我有些担心,如此一来,只怕小凡他又要受苦了!

■ 我不管,我只想看看你。

■ 幽姨,他的情况,真是生不如死,我、我、我心里头实在是放不下!幽姨,我知道你早就不出手了,但求你看在我的份上,你也帮帮他吧!

■ 可是这些我都不管,也不想管,我只想让张小凡好好的。

■ 小凡,在滴血洞中的那段日子,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 原来在黑暗里,就算在快死的时候,我也可以找到个人依靠的。

■ 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人讨好我,送了多少奇珍异宝,可是…就算全天下的珍宝都放在我的眼前,也比不上你为我擦拭竹子的这只袖子。

■ 如果是你遇到了危险,就算拿我的命去换你,我也心甘情愿!

■ 随便,天下之大,我们随便去哪里都行。你不愿入我们圣教与师门为敌,那我们就不入,一起走遍天涯海角,不然你若是留在青云门里,以那些老古董的脾气,只怕你凶多吉少了。

■ 你哪里会笨了?你聪明的紧!难怪我爹老是对我说,你这个人看似木讷,其实内秀的很!

■ 当初在小池镇外的那个树林里,你曾经在满月之夜看过一口古井,我想知道,你在古井里面,看到了什么?

■ 小凡,你跟我走,这些人面兽心的家伙,全部都在害你!

■ 小凡,别怕,就算是死,我也和你在一起!

■ 我将他留下给你们杀?你们先杀了我好了!

■ 原来这就是‘痴情咒’。

■ 吃不吃我,那也随你,不过你一定要先杀了我!

■ 我虽然小,但是我知道,我知道,那时他真的想要杀我,想要杀我这个亲生女儿!

■ 是我,害死了娘亲的。

■ 我好看么?

诛仙其他角色
查看更多角色(12)
最新话题文章
反馈
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