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影视

取消

搜索历史

清除历史
影视

《我和我的父辈》:国庆档最好哭的电影

脸脸
评价《 我和我的父辈 推荐
2021-10-02 21:33:41

电影《我和我的父辈》应该是观众公认的国庆档中最好哭的电影。

继《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之后,“我和我的”系列已然成为了大IP,是国庆档必备的献礼影片。

从献礼祖国、献礼家乡、再到献礼父辈,“我和我的系列”一步步紧扣时代脉搏,紧联祖国山河,紧系血脉亲情,书写了一篇篇特属于中国人的爱国主义电影。

我和我的系列”虽属主旋律电影的范畴,但是却跳脱出了主旋律电影的创作模式。

与前几年为人称道的《建党伟业》《建国伟业》相比,“我和我的系列”无疑是更为创新和成功,即接地气又伟光正的主旋律电影。

此次,《我和我的父辈》由四位演员吴京、章子怡、徐峥、沈腾担任导演,以时间为坐标依次以抗日战争、新中国成立、改革开放、2021年,四个不同的时代为背景编写我与父辈的故事。

一、《乘风》——最悲情

由吴京执导的《乘风》讲述了骑兵团为保护无辜百姓、对抗日本敌军的故事,在抗日战争的宏大背景下,将情感寄托于吴京饰演的长官马兴仁与其儿子乘风之间。

电影开始,为观众展现了一对并不十分和气的父子,父亲担心挂念、管教儿子乘风,乘风却埋怨、不服、违背自己的父亲。

这种执拗的父子关系似乎已经成为了中国式父子关系的宿怨,父亲想在儿子面前拥有权威,儿子想拼命逃脱父亲的管教。

在严父的形象下,似乎每一个还是孩子的儿子都曾怀疑过,父亲是否真的爱自己。

电影有中一幕,乘风与马兴仁一同躲雨,马兴仁将失去娘亲的孤儿抱在怀里,温情满满。在一旁的乘风抱怨道,你怎么没有这样对过我。

这一幕看似是儿子对父亲的质疑,但同时也揭露了儿子对于父亲的误解。

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怎么会对父亲的拥抱有记忆呢,此外,在战火纷飞的动荡年代如何确保一个家庭的永恒连接呢。

马兴仁将藏在胸口前的艾草递给乘风,让他把草药敷在伤口上,那是马兴仁在战斗中采摘下的艾草,这个细节足以证明马兴仁对儿子的关爱。

影片结尾,乘风在战斗中失去了生命,多年后马兴仁再次遇见了当年自己抱在怀里的婴儿,此时这名孤儿已经长大,取名乘风。

从马兴仁的角度来讲,这寓意着乘风生命的延续,是自己对儿子情感的寄托。从《乘风》的角度来讲,这是奉献延续,是使命的接续,是一代一代中国人的接力奋斗。

二、《诗》——最柔情

《诗》由章子怡执导并主演,情感细腻、表达温婉、饱含着柔情与诗意,又具有超越生命的思考与升华。

可以说,《诗》令很多人惊艳也令很多人潸然泪下。

尽管,在这部短片的结尾处运用了较为直接简单的独白方式升华主旨、表达思想,但恰好是这几句意义深远的诗恰到好处地直击观众的泪点,以具象化的方式让人看到了生命的重量和意义。

《诗》讲述了中国航空事业起步之初,一群航天人为研究固体燃料失去生命,孩子失去父亲的故事。

此次,此片不仅仅探讨了父与子之间的亲情,更引深了亲情的内涵,影片中的儿子不止拥有一个父亲,他的亲生父亲因航天事业离世后,由剧中饰演母亲的章子怡一家抚养,因此孩子又有了新的父亲母亲,可是最终第二个父亲也为航天事业献身。

影片对于父辈与子辈关系的讨论超越了亲情,而成为人与人之间的真情与博爱。

影片结尾,以人物独白的方式呈现了母亲写给儿子的诗:“····生命是用来燃烧的东西,死亡是用来验证生命的东西,宇宙是让死亡变得渺小的东西····”

这首母亲写给儿子的诗点亮了整段故事,将影片提到对生命意义与死亡现实探讨的高度上来,达成了影片完美的升华。

三、《鸭先知》——最温情

由徐峥导演的《鸭先知》依然延续了“我和我的”系列中的徐峥味儿,上海的弄堂,小人物的小日子,在悲喜中感受家的温暖。

《鸭先知》讲述了勇于尝试却屡遭失败的父亲与渴望父亲成功的儿子之间的故事。看似是儿子嫌弃父亲,其实是儿子帮助父亲走向成功的故事。

然整部影片的中心思想没有前两部来的那么厚重,但是站在影片的时代背景来讲《鸭先知》不仅展现了父与子以及家庭之间的互相扶持,还展现了人物发展要紧扣时代脉搏的重要性。

影片中,“鸭先知”被人嘲笑。但是他永远是那个敢于下水尝试新鲜事物的人,因此时代赋予这样的人机会,“鸭先知”自然成为了顺应时代而为的成功者。

四、《少年行》——最喜情

《少年行》由沈腾执导,不仅有马丽与沈腾这对固定搭配,影片的语言方式、喜剧效果都深深地印着开心麻花的烙印。

《少年行》以来自2050年的机器人穿越为起点,讲述了机器人与渴望父亲的小孩子之间的故事。

不过,一个失去父亲的孩子加上一个从天而降的机器人父亲,父与子之间的情感设定有些局于俗套。

好在影片的喜剧性依然出彩,沈腾对于机器人的塑造依然十分讨喜。

大多数影片对于智能机器人的探讨都会停留于机器人是否拥有情感,但是《少年行》巧妙地绕过了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而是再次回归到新时代下的父子关系。

从2021年穿越回来的机器人“父亲”对2050年的儿子说,是你创造了我,你是我的父亲,

父与子的关系似乎在这里形成了闭环。

《我和我的父辈》在国庆档取得了成功,也为疫情后一直不提气的中国电影打了一剂强心针。终于,国产献礼大片不再是需陈凯歌、张艺谋等大导上阵才能出品的国礼,而是实力派演员与导演也可执导,也可讲述具有大情怀的小故事,也可有直抒胸臆的诗意表达。

无论是“我和我的系列”还是主旋律电影的年轻化创作,我们终于看到伟光正的主旋律电影终于走出了刻板化的禁锢,以更鲜活、更多元、更有趣的表达真正的走进了人们的内心深处。

© 本文版权归 脸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新话题文章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