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影视

取消

搜索历史

清除历史
影视

每个人都知道《泰坦尼克号》,但很少有人知道那六名中国幸存者

照年年
2021-05-05 08:01:56

4月14日是泰坦尼克号沉没109周年的纪念日。100多年前,号称“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在它的第一次航行中——从英国南安普顿出发驶向美国纽约——就撞上冰山,仅2小时40分后,游轮在大西洋沉没。

这是20世纪最严重的一次船难,1517人为它陪葬。

1997年,英国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以此为蓝本,拍出著名影片《泰坦尼克号》。所有人都羡慕影片中Rose和Jack的世纪爱情。

但鲜为人知的是,在这艘船上,曾有8名中国乘客,其中6人幸存。他们下落如何,又因何长期被人遗忘?

一、为什么美国人要找泰坦尼克号上的中国人?

“泰坦尼克”成了海难的代名词,转而象征着大自然神秘、冷酷、霸道的力量。

《六人》是由英国导演罗飞与历史学者施万克耗时6年,带领一个20余人的团队,前往北京、台山、香港,英国伦敦、南安普顿、布里斯多等全球20多个城市拍摄而成。

该片上映的同时,施万克的同名书籍亦将在近日推出。影片和书籍中,首次较详细地披露了泰坦尼克号上的八位中国人在船难来临那一夜的处境,以及其中六位幸存者此后的命运。

根据1907年《美国移民法》的要求,没有身份的移民只能待在三等船舱内,活动起居全部在船的底层,与头等舱和二等舱乘客严格隔离。

这里不仅环境糟乱,而且房间窄小,一个房间有时要塞满10名乘客。

由于设计原因,三等舱乘客想要登上救生船逃生,必须要进入头等舱区域。而当时,部分逃生出口的铁闸门没有及时被打开,三等舱的乘客只能自救。

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泰坦尼克号头等舱乘客获救的比率为62%,二等舱乘客获救的比率为41%,两个仓位的儿童获救比率为100%。

如果按照国籍计算,美国乘客的获救比率为58%,英国乘客为32%,而在8名中国乘客中,有6人幸存了下来,生还比率高达75%。

中国人在泰坦尼克号上是最明显的外国人,又在三等舱,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六人”的谜题在心头萦绕,于是,罗飞和施万克,在中国生活了20年的英国人和美国人,开始追寻这艘从英国开往美国的豪华邮轮上中国幸存者留下的蛛丝马迹。

泰坦尼克号上有华人幸存者,却苦于西方种族主义而无人知晓——这样的故事无意中完美契合了近年勃兴的民族主义话语。

二、被删掉的镜头,被抹黑的幸存者

漆黑、冰冷的海水中,一条巨轮的半截已沉入水中。巨轮四周漂浮着船只残骸和人的尸体。循着求救声,一艘救生艇驶过来,船员将手电的灯光打过去,见到一个留着辫子的中国男人,趴在门板上。

这是24年前,在全球引起轰动的电影《泰坦尼克号》中被删减的一幕。而在关于泰坦尼克号上幸存的中国人的纪录片《六人》中,这一幕首次被披露。

这位趴在门板上的中国男人——方荣山,正是《泰坦尼克号》的结尾Rose趴在门板上那一镜头的灵感来源。

和方荣山一起幸存下来的中国同伴还有5人。他们是泰坦尼克号上所有乘客中最为特殊的——最不受欢迎,并且被美国驱逐出境。

即便遭遇如此重大的灾难,死亡近在咫尺,但他们还被当时的西方媒体污蔑为:因贪生怕死挤上妇女儿童的救生艇的中国人。而英美男子让妇孺优先入艇,尽显高贵刚毅之气。

当时西方媒体不遗余力地抹黑中国人,事实上,中国人都是和其他一些男乘客一起,在顶层甲板等妇女和儿童先乘救生船离开后,才登上最后一艘有座位的救生船。

对此,这六名幸存下来的中国人一直未有机会辩驳——一百多年前的中国积贫积弱、缺乏自信,处于某种“种族主义自虐”的状态,海外移民总被排斥和污名化,却无法为自己争取话语权。

在他们六人中,只有方荣山设法返回美国,成为了一名商人。亚林被遣送到香港或上海,下落不明;严喜一直在海上当船员,最后去了印度,下落不明;钟捷在随后的航行中染上肺病,不久在英国病逝;胡中因为同音的名字实在太多,目前仍未确认他的身份。李炳几经辗转,抵达加拿大,在当地开了一家咖啡馆。

事实上,从1910年到1940年的30年间,更多试图从西海岸入境美国的中国人,都要在旧金山湾区的天使移民站接受检查、消毒与讯问。

在天使岛移民站,先后拘禁过17.5万中国人,他们最短的被拘禁两周,最长可达到两年之久。

三、并没有致力于再现历史

罗飞奉行真实电影的原则,并没有致力于再现历史,而是把施万克和其他研究员作为了纪录片里的主要角色,自己则成为他们解谜过程的记录者。

不仅在和100多年前的西方历史对话,也对当代民粹主义的复兴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为了还原当年的情景,罗飞找团队根据C号折叠救生艇的图纸,按照1:1的比例重新建造了一艘船,并找志愿者乘坐在折叠船上还原当年情景。根据实验显示,如果有四位成年人藏匿在椅子下面,不可能不被其他乘客发现。

这六个中国人的故事最吸引人的点在于,他们亲历了摆在20世纪初中国侨民面前如此巨大而错综复杂的问题,他们背井离乡,抵达世界的不同端点,展现了那时的政治潮流和经济潮流。

泰坦尼克号早已沉没,可是针对华人的有色眼镜却依然戴在很多人的脸上。

从前,我们讨论过泰坦尼克号上,谁是英雄,谁是坏人。而现在,我们讨论的是种族歧视的问题。

 “多一个人见证,真相就多一份意义”,见证者必然地生活于不同的时空,真相所能产生的意义也必然是多元的。

© 本文版权归 照年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新话题文章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