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影视

取消

搜索历史

清除历史
影视

《门锁》究竟是关爱独居女性,还是消费女性焦虑?

周毛毛
评价《 门锁 还行
2021-11-25 09:59:43

白百何和白客出演的新片《门锁》上映了,这次很惊悚。

白百何说,拍完这部电影,她买了很多防身工具。

白客说,为了演好电影里的变态,他准备了20年。

近年来,厦门、上海等地发生了许多独居女性被杀害的恶性事件,“独居女性被害”挑动着许多在大城市打拼女孩的敏感神经。

应运而生的,一部聚焦“独居女性安全”的惊悚电影出现,监制五百直接用“为了安全,你要来看电影”作为宣传点。

可是,当我看完这部片,偏偏让我,一个独居女性更害怕了。

这到底是关怀女性,还是恐吓女性呢?

一、恐怖氛围拉满

白百何饰演的方卉,是大城市打拼的独居女子。

她的家里,经常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冰箱里消失的三明治,不断变小的卷纸,一些东西也经常变换位置。甚至有人还试图打开她的密码锁。

围绕在她身边的中介、保安、上司、好友,也不断给她造成威胁。

唯一能给她温暖的,就是她的闺蜜乔小曼。当她发现房子里有人闯入时,她决定离开与乔小曼同住。

可是就在搬家的这天,乔小曼也失踪了……

这部影片翻拍自韩国的电影《门锁》,而韩国的《门锁》则改编自西班牙影片《当你熟睡》。

韩国《门锁》

导演别克说,这部片子他给7分。平心而论,这部片子有一些可取之处。

首先,恐怖氛围塑造成功。

在影片的开头,低亮度、模糊的镜头中,一个黑影从衣柜里爬出来,而女人正在沉睡。女人被惊醒,往床下看的时候,突然背后出现一个身影。

半夜独自一人在家时发出的诡异声音、电梯里突然冒出来的手、走夜路时背后传来的脚步声……

这些细节是许多女孩会经历的。

这部电影如此恐怖,就是因为跟我们的现实息息相关。

许多女性观众看完这部片子,说都不敢一个人坐电梯了,还换了家里的密码锁。

其次,女主角白百何的演技也是撑住了的。

白百何是个天赋型演员,她的表演状态随时都可以在“日常生活”和“戏剧冲突”里来去自如。

表现戏剧冲突时:

遇到家中发生的怪事时,她是疑惑和恐惧的;面对性骚扰时,她是唯唯诺诺的;面对闺蜜生命遭受危险时,她虽然害怕,但是依然选择了勇敢,开车撞倒杀人犯;

在最后面临生命危险时,她爆发出了同归于尽的恨意和狠劲儿。

展现日常生活状态时:

当好朋友聊天时问她为什么不搬家,搬到“更好的地方去”?方卉没回答苦笑了几句,然后朋友说“要不我们一起合租吧?”这时她才回答“哪有便宜的房子啊?”

这种生活化场景的刻画里,白百何抓住了独居人的心理,一个人过日子,最怕的就是麻烦别人,所以隐忍变成了日常。

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白百合从上司的魔爪中逃出后,一个人躲在车库的柱子后,隐忍而崩溃地落泪。

她举目无亲只能给闺蜜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却无法将自己的遭遇说出口。

在遭遇性骚扰后,出于羞耻感无法说出口,是现实中女性普遍面临的困境。

白客饰演的郑飞在一开始,颇有几分温润如玉的意思,恍然间让我忘记了他是以前《万万没想到》中的王大锤。

他演的不差,特别是那种半变态半正常的隐忍状态。

当餐桌对面的女主拒绝了自己的告白,他从得意到失落的情绪,用了一系列挤眉、握拳、抿嘴的微表情。

但是,等白客开始逐渐全方位变态,尤其是到了仓库里和白百何对峙的时候,白客的张力显然有些撑不住了,王大锤味儿又有些回来了。

还是差了一口气。

毕竟,这类变态在韩影里已经有珠玉在前了。

《追击者》中河正宇饰演的杀手池英民,微微一笑很变态。

《杀人回忆》中的朴兴圭,在警察推理作案手法时,手法越残忍他就越兴奋。

跟这些前辈比较起来,白客的模仿痕迹有点重。

也难怪有观众评论说:“白客,你不要再装河正宇了!”

 

二、口碑崩盘

虽说导演自己贴金给了7分,但观众只打了5分。

跟《小时代2》的豆瓣评分一样。显然,观众并不买账。

口碑的崩盘,来自于人物失真、类型杂糅、剧情bug和对社会问题讨论的浅薄。

韩国电影《门锁》中,“时尚女王”孔孝真饰演的赵京敏是一名银行的非正式员工,性格胆小而谨慎。

为了保护自己,她会在家里放着男人的衣服和鞋子;当她发现自己家里门锁的盖子没有关上时,选择了换密码;在发现自己门口有烟蒂时,选择了报警。

白百合饰演的方卉跟她情况相似,不同之处在于方卉的智商似乎更低。

在她发觉房子有问题的时候,她既不报警,也不安装摄像头,甚至还想继续住下去。

在中介威胁她的时候,她也没有报警,也想在这间房子里继续住下去。

在餐厅里,她发现郑飞是杀人凶手后,方卉没有选择在公共场合报警,却她选择了从黑咕隆咚的电梯里逃跑,给了郑飞可乘之机,把她挟持上车。

拜托,公共场所报警难道不比你一个人在电梯里更安全吗?

紧接着,当郑飞把她掳上车,她又开始了自己的一连串作死行为。

她怀疑自己的闺蜜是被邓飞掳走的,于是偷偷给乔小曼打电话,当铃声在邓飞的车抽屉里响起来时,车里的空气凝固了。

方卉一下子打开抽屉。果然,乔小曼的手机就在里面。

恐怖电影的老套路,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方卉似乎是要大声告诉邓飞:快来杀我吧!果不其然,邓飞就把她掳走了。

接下来,到了追凶部分。

在这里,不论是剧情还是类型,都迎来了彻底的崩坏。原本的恐怖氛围消失殆尽,成为了警察追凶的悬疑片。

说是悬疑片吧,也不准确。因为郑飞是凶手的身份早已暴露,警察的主动性很弱,因此破案线十分疲软。

警察从方卉发现有人非法闯入自己家开始介入,没有查出非法入侵的嫌疑人;

从方卉报警床下有死尸而深入,没有查出凶手,反而怀疑方卉;

从方卉再次报警闺蜜遇险而继续深入,没有查出凶手,反而是方卉发现了凶手被凶手绑架。

发现郑飞藏身之处后,警察上来就被郑飞的狗干倒了。

咱也不理解,为啥警察拿着把手枪,还能被狗给咬废了。

直到结尾,女主角反杀郑飞未果,即将要被郑飞杀死时,警察才开出了关键的一枪,令反派郑飞倒入火中死亡。

仿佛他所有存在的必要,都是为了开出这一枪的。

韩版中的结尾,是女主角把这个威胁她生命的男人杀死的。

而中国版本中,最关键的一击来自于一直掉线的男警官的子弹。

好咯,女人永远都反抗不了男性加害者,只有男警察才能保护女人。

影片里的男性角色,除了男警察外,可以说是全员变态。

男中介,在合同不到期时,就威胁方卉必须搬出去;

男保安,看起来很变态,整天用脚堵着方卉的门,不让她关门;

男上司,不断对方卉性骚扰,想要强奸方卉。

男性好友郑飞,打着保护方卉的名号,想要把方卉身边的男人都杀死。

简单概括一句就是: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样的处理太粗暴了,男性角色扁平,让观众,特别是男性观众,难以代入。

该片并不想深入讨论当下流行的男女对立问题,最终变成了社会热点话题的大杂烩。

如果主创想要表现一个具有现实意义的社会议题,至少得刻画一个逻辑正常的现实人类,而不能用那种假得不能更假的姿态,配合那些过量且过度使用的声效,强摁着观众的头告诉他们:

这个社会有太多对女性不善的变态。

最后的结果只会是,观众对这种那些刻意编织的恐惧效果,发自真心的嘲笑。

比起“关怀独居女性”,更像是“为了蹭热点的精明算计”。

 

三、强吃女性热点红利

《门锁》上映的首日票房,就突破了4000万元人民币,但是表现不及已经上映一周的《扬名立万》。虽然目前票房破亿,但是后继乏力。

《门锁》的出品方是恒业影业,它曾经出品过获得国产恐怖片最高票房的《京城81号》,恐怖片其实是恒业的招牌类型。

近两年,恒业又涉足翻拍电影,前两年出品的《误杀》,改编自印度电影《误杀瞒天记》,被称为“打破华语悬疑天花板的力作”。

相比《误杀》的13.3亿票房来说,《门锁》的票房表现恐怕是难以望其项背。

其原因,或许与口碑的下跌有关。

这部电影,从题材来说,触碰到了独居女性的安全,值得鼓励;

从内容上来说,漏洞多多,无法达到关怀独居女性的目的;

从形式上来说,社会热点的杂糅削弱了关注的深度,更像是在消费女性。

近两年,女性题材可谓是内卷化了。

《我的姐姐》《三十而已》《我在他乡挺好的》《我是真的爱你》《突如其来的假期》等等,无数女性题材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连冯小刚这种爹味大直男都拍了女性题材《北辙南辕》。

但是,女性的钱,恐怕是没那么好赚了。

《北辙南辕》的强阵容、低口碑(5.0分)证明了这一点。

许多作品打着关怀女性的旗号,但是背后却是打着资本至上、商业逐利的算盘。

在《门锁》中,导演别克和监制五百,显然不是擅长女性风格的男性导演。

别克的前作《瞄准》是一部纯动作片。

监制五百执导过《心理罪》《大人物》《在劫难逃》《扫黑风暴》等一系列以犯罪悬疑见长的影视作品。

别克本来想拍一部展现自己风格的电影,但是五百却否定了这个想法:“这部电影里还是要有些生活化的内容,去触碰观众更感性的地方。”

因此加入了地铁性骚扰、酒局强奸、还有girls help girls的戏码。

别克认为,对于剧情表达来说毫无必要,他想要更加类型化的表达。

但是五百说:“《门锁》是要讲女性独立,她不止是在办公室内容,还有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那么酒局就是必不可少的戏码,而且这也是能让观众能更产生共情的地方。”

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他还是剪了一版生活流的片子出来,也就是目前上映的版本。

但是在呈现效果上,并不能让我共情。

虽然没有了低劣国产恐怖电影里女性洗澡的软色情元素,但《门锁》这一次对女性焦虑的营销推广,只让我看到了四个大字:

财富密码。

“独居是她的选择,不是被伤害的理由”,电影的宣传口号喊的很响亮。

但是如果只是为了迎合女性而喊的话,真是duck不必。

想赚女性的钱?拜托先拿点诚意出来吧。

© 本文版权归 周毛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门锁

评分:4.9分

最新话题文章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