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影视

取消

搜索历史

清除历史
影视

《送你一朵小红花》里没说的,都拍进了《小伟》里

照年年
评价《 小伟 推荐
2021-01-27 10:18:04

2021开年之作——《送你一朵小红花》狂揽12亿票房之后,另一部关于癌症的电影几乎算是“悄无声息”地上映。

《小伟》原名《慕伶、一鸣,伟明》,从2019年夏天的First西宁青年影展出发,走过上影节和平遥电影节,一路积攒着好口碑,终于走进了院线。

《小伟》上映首日的全国票房仅收获了10.5万,但它拍出了癌症电影更深远的样子。

抗癌,是许多影视作品的主题之一,无论是《送你一朵小红花》中的青春期少年在抗癌中实现了自我觉醒,还是《缉魂》中用科幻笔法描摹的医学奇观,都以癌症作为小切口,去展现人与病魔的斗争。

而在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下,癌症的影响远远不仅是对患者个人,更影响着千万家庭。

一、三个视角,一个家庭

影片分了三个章节,分别从三个人的视角出发,讲述了一家人从父亲发现患肝癌晚期到去世的一段生活。

从女性、孩子和患者三个角度看到的世界截然不同,又如此真切自然,像是生活本身,又带着极为私人的体验,相互佐证拉扯着,把一个家庭里极为沉痛的至暗时刻的一个个侧面向观众打开。

慕伶、一鸣、伟明,分别是母亲、孩子、父亲的名字,这已经告诉了观众,夫与妻,父与子,上一代与下一代,是中国家庭面临所有问题绕不开的情意结。

导演黄梓没有以娓娓道来的讲故事方式进行创作,而是借由镜头语言的灵活,令观众来到不可能之时空,在不同的段落分别进入母亲、儿子和父亲的内心。

三个段落之间通过人物的的画外音和打光实现“无缝连接”的转场凸显了导演在视听语言上的设计巧思。

《小伟》的故事情节很简单,让人惊喜的,是在电影伊始,作为导演黄梓的第一部长篇之作,便展现出了他对电影节奏与人物关系成熟的驾驭力。

当妻子慕伶得知丈夫身患绝症的事实后,她从崩溃到迷茫的情绪渲染,可谓巧妙地融入到了她所生活的人与事;

对于少年一鸣,电影则用他在学校的现实生活,去展开他在亲情与未来面前所面对的人生抉择;

而在父亲伟明的视角上,电影又加入了魔幻现实元素,去折射伟明自身的心理状态,三人接力式的视角呈现,使电影在人物情感上是饱满的。

这三个段落相辅相成,内容主旨层层递进。同时,通过影片收尾处播放的电影片段,导演黄梓也完成了与自己的和解。

手持跟拍镜头赋予影片浓厚的生活气息,而第二、三段落中逐渐趋于平稳的镜头则像画卷一样平铺开来,让观众更易进入人物的内心世界。

二、塔可夫斯基式电影空间

安德烈 · 塔可夫斯基,是前苏联殿堂级电影诗人,是最伟大的光影圣徒,是引导灵魂的长镜头大师。

他是一位在不多的创作中深重地注视着人类孤独而无助的苦难的电影导演,一位大胆而广泛地运用长镜头以及静止画面构造了不朽的电影空间的导演。

导演黄梓在采访中曾提过,“因为我是一边勘景一边改剧本,所以勘景时我会想象如果把人物放到场景里,还不加以干涉,那他会有怎样的行为?所以有一些地方我会用长镜头拍摄,就像故事是自然发生的一样。”

的确,在《小伟》中,我不断地看到了塔可夫斯基的灵魂——单一、纯洁,也非常严肃、沉重。

比如一鸣妈妈慕伶和医生沟通的那段,她希望用一份不盖章的诊单瞒着丈夫的那个深入到医院长廊尽头的叩揖镜头,就给我们留下了人世间沟通的距离原来如此漫长而悲切。

慕伶和丈夫伟明之间寻求体谅、和儿子一鸣之间寻求沟通,她心力交瘁,岂止是付出常年不断的劳累所能表述。

大量长镜头、静止画面、疏淡的对白,不但置主人公们于迷惘当中,也置观众们于迷茫当中。

《小伟》还有一个非常罕见的剧情安排,这个广州人家的故事主人——一鸣的父亲伟明,其实不是广州原籍的人,于是这里就出现了影片立意中安排的疏离感,一次梦境般的孤岛奇遇。

孤岛的早晨,海边薄雾萦绕,薄雾中伟明若隐若现,他喊道:“你是泡沫厂的人吗?”远处的人似乎在偷什么东西,听到有人喊远远地拔腿就跑。

情节又带着我们随一鸣回到那座早已经没有人烟的房子,在娓娓道来的长镜头里,房间传出踩缝纫机的声音,一鸣推开门,看见年轻的母亲慕伶踩着缝纫机为他做着衣服。

一鸣捡到了一轴套好的画卷,画卷上正是伟明与哥哥走在寻找父母墓地的上山的路上......

在生命最后的岁月中,导演给伟明安排了一场带着家人的“寻根之旅”,来到那个孤岛,在超现实主义的时空交错中,人生不同阶段的“回光返照”亦真亦梦。光影色彩,镜头的连续与分切,都成为导演回溯绝症病人时光的手段。

影片使用了塔可夫斯基的三种寓意交融的手法:空间的虚实转换,真实与幻觉之间的交替,叙事和思辨的混而为一。

隐含暗喻的诗意表达,构造出了电影特有的情绪空间。

三、癌症阴影下普通家庭背后的“生死”议题

《送你一朵小红花》是以家庭的角度、温情的视角讲述了两个抗癌家庭的点点滴滴,用两个少年懵懂的爱恋,冲淡了癌症与死亡所带来的威胁与恐怖。用略带浪漫的青春视角剖析了癌症患者渴望生活、渴望自由的心。

如果说韩延的作品温情而梦幻,那么《小伟》则是现实与残酷,它的气质是独特的。

电影的结尾,并没有拍出父亲离世的剧情。

留给观众的,只是儿子和妈妈共同抽烟的场景,导演在用冷峻的镜头语言告诉观众,母子俩已经各自长大与平复了。

生活似乎如常,少了一个人,留下的人带着对故去亲人的爱和思念,还要好好的生活。

在套路化的抗癌故事里,癌症病人最后的岁月,亲人应该付出所有身心的陪伴,一切只为享受最后的相守时光。

现实主义也许会讲生活的苦痛,经济和体力上的艰难,但在对病患的照料之外,那些涉事个体本身的情感和压力,其实鲜少被深度讨论。

慕伶让人看到一个女性的坚强与疲惫,但她对于丈夫死扛到最后一刻的保护,一次次在情绪崩塌边缘硬收拾那些溃败残渣的样子,都是电影极为动人的时刻。

《小伟》做到了,它让观众细微感知了一个普通抗癌家庭在疾病之下最日常的写照,在亲情的描绘下,一个普通家庭对生死的直视。

© 本文版权归 照年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小伟

评分:7.8分

最新话题文章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