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影视

取消

搜索历史

清除历史
影视

《送你一朵小红花》导演韩延:用所有浪漫去谱写生命三部曲

微小曦
评价《 送你一朵小红花 力荐
2021-01-06 11:42:45

80后的他,和一个90后的演员,以及一个致敬生命的故事,站在了2020年影片的票房巅峰。

那是无数生命凋落的一年,时间的幔帐覆盖了种种不堪之处,记忆总是带有一种欲言又止的姿态,留给未来的眼睛和心灵的,势必是悲戚与庆幸、感叹与唏嘘。

几乎弄哭了所有女观众的他,只是做了一次试图以热爱来界定一切的有益尝试。

继《滚蛋吧肿瘤君》之后,再次用世界上最顽固的疾病,向我们讲述了两个年轻人的故事,试图用对生命的渴望和热爱,来冲淡2020留给时代的伤痕。

让身处瓦肆勾栏的我们依然能够庆幸:活着,是最珍贵的事情。

这个年轻人,名叫韩延。

一、“老导演”韩延 

韩延作为近年来最炙手可热的商业导演之一,总是被认为是80后新生代导演。

其实,我一毕业就给电影频道写了很多剧本,后来还拍了几部电视电影。

他年轻的脸上带着些许稚气,说起话来却十分沉稳,带着不符年龄的老成。

实际上,他的导演生涯距今已经有18年之久,在过往的作品履历中,他已经拍摄过8部长片作品。

韩延出生在山东济南的平阴县,古老的北方小城和热爱音乐的父亲给予了他自小就卓然出众的艺术天分。八岁的时候,他便已经学会了打鼓。但家里人并不希望他往艺术的道路上走,因为在那个年代,玩音乐怎么看都像是不务正业。

除了音乐,韩延喜欢的就是文学了,他儿时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作家。

与大多数作家经历相同,小学的韩延作文总是不被老师认可,语文成绩总因为作文不过关而不及格,老师教导他,家长教育他,他虚心接受,坚决不改

到了初中,他却拿了地方上的作文比赛的奖。

从那之后,韩延就更加卖力地在文学道路上越走越远。

他喜欢欧•亨利、马克•吐温这些外国作家,与当时捧着武侠小说的同学们格格不入,让大家都觉得他是个“怪人”。

人类在面对梦想的时候,太容易得陇望蜀了,人们总是认为眼前的已经是自己的,又容易被漂浮于远处的所吸引,韩延也不例外。

在一个和风细雨的日子,他走进老家的新华书店买了第一本和电影相关的书——《电影导演的技术与艺术》。

电影像是一个出口,里面恒河沙数、繁花似锦,将少年的眼睛和心统统吸引进去,如同某种约定、某种注定一般,他逐渐对电影产生了浓重的兴趣,除了看书,还开始在县城上的碟店找片子看。

那会儿差不多是97年,店里也没什么特别多的文艺片,普遍都还是一些相关警匪片、动作片。直到现在,在他的书柜里,当年的电影杂志还占据半壁江山。

2006年对于韩延而言是最特别的一年。他拍摄的毕业短片《套子》还得了各种的赞誉,还被带去戛纳国际电影节展映。同时,他还拍摄了长片处女作《我把初吻献给谁》。

如果说在中央戏剧学院学习的是如何“认真”拍片,那毕业后正式执导筒,特别是2012年的爱情电影《第一次》,才让韩延理解什么是“电影工业”。

这是他第一次与香港电影制作团队合作,香港团队带来的严格的制片模式,让韩延发现只是“认真”拍片不行,必须最大化利用片场的每一分、每一秒,演员的档期、各种现场工种,都是高度精密的电影工业里的一环,不能靠自己以前的小作坊团队去把控。

不过,真正让韩延被观众熟知,还是因为6年前那部《滚蛋吧!肿瘤君》。这部作品更是被当年选为代表内地参加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影片。

二、2002--2020:从导演变为普通观众

一个普遍的说法是,梦想是一道疤,你以为你忘了,但总在猝不及防的时候隐隐作痛。

一个更为普遍的说法是,如果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两样?

只是我无法想象,韩延的隐隐作痛都在什么时间,以么情况下出现,让他在导演这条路上摸索了18年,终于站在了巅峰。

6年前,韩延将熊顿的抗癌漫画《滚蛋吧!肿瘤君》搬上大银幕,让无数人湿了眼眶。

但是,绝症、死亡带给人类的凛冽伤痕一直存在着,一直不停地带给他思考,癌症的载体是不是不止是在一个人身上,而应该是一个家庭、一个圈子、一个社会的身上。

五年后,作为“生命三部曲”中的第二部,《送你一朵小红花》在相似的命题下,将故事的半径扩大至家庭及众生,韩延将这几年来自己对生活的观察和积累放到了这部电影里,参与了剧本创作的全程。

在接受专访时,他说自己这几年一直在思考这个世界的运转方式,而《送你一朵小红花》展现的就是他所理解的一种可能性,他想把这种可能性分享给观众,同时也想让更多的人看到并思考——我们该怎样对待自己当下的人生,以及周围那些或近或远的关系

用《送你一朵小红花》举例,前半段似乎是一部以癌症为背景的青春爱情片,风格轻松、幽默,让人从脸到心都在笑。

然后突然一个变故,让人体会到现实的残酷,生命的脆弱。

真实而凛冽。前面越美好,后面就越残忍,这些更戏剧化的剧情,也是韩延拉着观众一起讨论,人生的意义在于什么,生死得失我们应当如何看待。

“这样的创作才能为观众找到一个平衡点。”在自己的创作中,他抛开创作者的思维,丢掉导演的自恋,尽可能站在普通观众角度去考量一部影片。

如果没有观众,你就是在照镜子,或者是在做一个行为艺术,你都不能说,你是在进行一场戏剧。所以无论是做什么类型的电影,我觉得都是要考虑到观众的感受。”

所有的安排都彰显了韩延在剧本编排方面的高明,最后的伤痛是他四两拨千斤的效果,有别于过往那些“抗癌”电影的悲剧基调。

伤痛这并不是一种真实的负担,以爱为名的伤害和患得患失的情绪是每个中国家庭共处时,内心真实存在的东西,韩延只是把这个东西具象出来,放在我们眼前罢了。

三、选角眼光很“毒”

韩延最“来电”的演员是李易峰,在新浪潮青年导演论坛上,韩延开玩笑说:“想做流量导演,要先找一个流量明星当弟弟。”

韩延找到了李易峰。

李易峰是韩延最欣赏的演员之一,不是因为他演得好,而是因为他是一个“想把电影演好的人”。

韩延选人看的不是这个人火不火,演技如何,看的是这个人的初衷。

自《送你一朵小红花》官宣以来,易烊千玺是电影的最大争议。

易烊千玺作为“顶流”,从TFboy出道后,首部大银幕处女作《少年的你》荣膺多项新人奖,但是否真正成为业内人士嘴中的“实力派演员”,仍有疑问。

韩延透露,易烊千玺是个踏实的演员,从他接到剧本之后,就已经让自己成为了韦一航,尽管他少言寡语,他的努力整个剧组的人都能看到。

电影虽然6月份才开机,但主演易烊千玺提前一个月就到青岛体验生活,感受那座城市的气息。

在韩延眼里,易烊千玺是一个内心特别丰富的演员,“对于生死,虽然他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但他在内心能感同身受,所以能在表演的过程中表现出很多层次。

同时,韩延也认为,易烊千玺也是一位非常努力的演员。在电影开拍之前,他就看了有关癌症,尤其是脑癌的各种资料,包括病例的记录,在其中找状态。

在他的理解中,他塑造的20岁就身患脑癌的年轻人韦一航,“是一个很脆弱很自卑的人,也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子,但他承受了病痛带来的很大的压力,我要表现的就是这样的压力会让他有什么样的变化。

在表演中,他也将自己的看法融入了进去。比如当韦一航每次看到他梦中那片湖的时候,他的手都会抖。韩延说,这其实是剧本里没写到的。为了表演这个细节,易烊千玺咨询过医生许多问题,发现脑癌患者因为肿瘤位置的不同,会有各种不同的身体表现,比如有的是晕厥,有的可能是抽搐,于是,他自己为角色设计了这个细节。

再比如,电影里的韦一航吃饭的时候握筷子就像握笔一样,手离筷子头非常近,但日常跟易烊千玺吃饭的时候,他发现易烊千玺握筷子的方式并不是那样的,而是和绝大多数人一样的。韩延这才发现,原来这也是易烊千玺为塑造人物性格而设计的另一个细节

这种演员和角色的共情,能让演员更好地塑造出角色。

编剧张冀在《少年的你》之后,曾夸奖易烊千玺是“你是一个演员,不是一个偶像”。

后来,他作为《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剧本顾问,在看完影片粗剪之后,更是在朋友圈说,“一个天才男演员正式诞生”。

整体相比《少年的你》而言,这里的易烊千玺的表演更加含蓄,一举一动都在暗示着癌症病人的心理。很显然,《送你一朵小红花》成功抵挡住外人对易烊千玺的质疑。

可以这么说,作为导演,韩延为一个演员打开了一扇更为广阔的大门。

四、爆料“生命三部曲”的收官之作

帕索里尼的“生命三部曲”,讲的是充满讽刺的谣言故事,离经叛道,而又奔放粗俗。

曹禺大师的“生命三部曲”《雷雨》《日出》《原野》诠释了人生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它们奠定了曹禺先生在中国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也标志着中国话剧走向成熟。

而韩延的“生命三部曲”还差一部。

韩延透露,目前“生命三部曲”的最后一部还在构思中,但他可以肯定的是,第三部将是对《滚蛋吧!肿瘤君》中的熊顿和《送你一朵小红花》里的韦一航的延续和呼应,也会是他对于生命的进一步思考。

机智的网友们在网上挖出了韩延备案立项公示的新电影《天竺公园》,并预测该片就是韩延“生命三部曲”收官之作,对此,韩延并未回应。

据网友透露,天竺公园描写的依然是普通家庭里的故事。

天竺公园和很多的普通公园一样,是老人的健身场所,孩子的游乐天地。

一个老人每天推着他患有脑瘫的儿子在这个公园里遛弯,四季变化,方国志在这个公园渐渐找到了与儿子的沟通方式,也对生命开始有了新的理解。

在《送你一朵小红花》里,韩延描绘了抗癌家庭的生活轨迹,而《天竺公园》则通过主角与脑瘫患儿的沟通找到对生命新的感悟。

其实“天竺公园”也具有隐喻成分,它不仅仅是一个休闲放松的场所,似乎也对应了历经无数次磨难最终取得真经的艰苦过程。

让我们一起期待韩延的新作吧!

© 本文版权归 微小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新话题文章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