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影视

取消

搜索历史

清除历史
影视

《送你一朵小红花》能真实还原癌症病人吗?

微小曦
评价《 送你一朵小红花 力荐
2021-01-01 09:29:57

我们眼睛里除了平视或仰视,更应该经常俯视。俯视疾苦和病痛,俯视角落和夹缝。我们眼中看到的,除了繁花盛景,还应该有世间冷暖;我们应该拥有的,除了海纳百川的眼界胸怀,还应有悲天悯人的创作灵魂。——易烊千玺

不得不说,2020年之后,属于易烊千玺的电影时代来临了。

从《少年的你》一炮走红,编剧张冀说出那句“你是一个演员,不是一个偶像”时,少年的眼眶红了。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易烊千玺为新一代流量明星的发展和选择提供了一种思路,打开了一个出口。

而现在,2020年底最被看好的《送你一朵小红花》,是属于易烊千玺的又一次更为严格的检验。

他同样交出了惊艳的答卷,将癌症病人无法言说的痛苦演绎得淋漓尽致。

让有过恶性脑肿瘤经历的我,在漆黑的电影院,流泪满面。

一、《送你一朵小红花》让我想起曾经的自己

影片讲述了两个性格迥异,却都得了癌症的少年的故事。

男孩韦一航悲观而绝望,将大多数患癌病人的心理跃然于荧幕上;

女孩马小远是个乐天派,秉承活一天乐一天的阳光心态,是所有人都希望的癌症病人的状态。

一边是青春、少年与蓝天,另一边是世界上最顽固的疾病,这是多么不和谐的组合,但是它就那么生硬、真实地存在着。

他们的结局,看过的人都明白,没有看的我不剧透。

我想先说一说我的故事:

前些年,和大多数社畜一样,我讨厌上班,习惯于用各种办法逃避上班,最常用的一种,便是装病。

装什么病好呢?感冒太平淡无奇,发烧太凡桃俗李,拉肚子这种梗更是乏善可陈。

这个病说出来要吓人一跳,最好还能让医生给开上几天病假,但这些都需要医生的诊断报告和检查结果。

我苦思冥想了好久,终于敲定了一类让人看不透、摸不清、又不得不重视的病——心理疾病。

于是,我挂了精神睡眠科的号。接待我的男医生在简单了解状况后,便让我在电脑上答了一些测试题。当然,为了装病,我都故意选择了情况相对严重的选项。医生看了我的测试结果,惊讶地说:“你这个焦虑症很严重啊,得赶紧治疗。”

我内心窃喜,赶紧问医生,“那您能帮我开个病假条吗?”

“可以的,但你还需要做几项检查。”医生在电脑上打出几张检查单,有心电图、血常规、脑CT。我心想这下可要出血本了,但只要能成功请假,豁出去了。

心电图和血常规的检查报告都显示正常。因此,在等脑CT结果时,我一直默默祈祷:“让我生病吧让我生病吧……”

果然,我的祈祷真的“灵验”了。

医生一看CT片子,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无夸张成分):“你这不是焦虑症,你脑子里有东西。赶紧去神经外科找专家!”

脑子里有东西?”我一脸“黑人疑惑”地去找神外专家,心里想着,脑子里能有什么东西,就是一些想请假的想法呗。心理医生这么牛吗,这都能看出来?

专家询问我平时头疼不疼。

还真的不疼。我自小身体素质特别好,自打记事起,就没有发过烧,所以我经常问小伙伴,发烧到底是啥感觉啊……小伙伴就觉得我贱贱的- -|||

专家还问我平时有没有不舒服的时候,比如头晕恶心、视力变差、食欲不振等等。我都摇头。

为了再次确诊,医生又让我做了画面更清晰的加强MRI

人生第一次做加强MRI。躺在诊室里只觉得天旋地转,各种噪音吵得脑仁疼,而MRI的最终结果更是让我脑仁疼。果然有一颗又大又圆的瘤子四平八稳地横躺在我的脑室中间。

医生说,必须尽快手术。

我开始有点慌了,但慌的原因不在这颗肿瘤上,竟在我的头发上。

我问医生:“可以做微创手术吗?能不能不剃头?”

医生斩钉截铁地告诉我:“必须开颅!”

二、癌症病人没有权利丧吗?

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里面,易烊千玺饰演的韦一航一开始状态很,他毫不留情的怼父母,说出像刀子一样锋利的话,浑浑噩噩的生活,对未来失去希望。

而同是癌症患者的马小远像一颗小太阳,驱散了韦一航的阴霾,带着他“胡吃海喝”,在想象中四处“探险”,把生活过成动画片。

也许是为了影片效果,两位患者的“经历”被加了一层“滤镜”,展现出来的都是经过美化的部分。

包括他们的模样、声音、身体状态、精神状态等等的,都被弱化了痛苦的部分,高光显示的是癌症患者“应该有”的积极心态。

但根据我自己的感受而言,道理谁都懂,但做起来真没那么容易。

说实话,做手术之前,甚至在被麻醉的前一秒,我都不知道之后要遭受的痛苦。

我和平时不怎么进医院的人一样,觉得手术又不会疼,反正要打麻药,睡一觉,醒了以后好好恢复就行了。至于头发,总会再长出来的,而且长出来之前还可以戴各种各样的假发,想来也没有那么糟。

护士来通知手术了,我就跟在她们后面屁颠屁颠地走进手术室,心里还有些得意——别人都是躺在病床上被推进来的,而我是蹦蹦跳跳浪进来的,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嘛。

几天后才幡然醒悟,在医院这种地方,你是横着进来的还是竖着进来的并不重要,出去的姿势才是重点。

再次醒来,已是七天之后。期间住了一天ICU,全程昏迷,没有体验到一晚一万多块钱的豪华待遇,呸呸呸,我绝不想再体验。

醒来是个什么状况呢?这么说吧,凡是身上有洞的地方,除了耳朵,其余全部插着管子,头上也插着管子,咋插的我也不知道,里面还在引流手术中的留在颅内的血。

所以电影中人物的身体状态我觉得还需要更加真实,虽然癌与癌各有不同,但是对身体造成的伤害都很大。

但是两位少年看起来活力满满,韦一航那么怕癌症复发,却能吃烧烤喝啤酒淋雨,一个脑癌患者,难道不知道发烧很容易导致癌症复发的吗?

而且一开始的时候,医生在韦一航头上画了标记,就意味着是开颅手术,却要让他保持清醒?开颅手术是要钊开头骨的,不打全麻不说,还能保持清醒?这是什么黑科技?

每天需要大把大把吃药,肝和肾应该压力很大,脸色应该是暗沉的,而不是嫩嫩的白白的那么好看。

还有就是开颅手术前需要剃光头,但头发的生长速度是很快的,跟胡须的生长速度差不多,所以一般是手术当天剃。而在剧的最后,女主角剃了头好几天,头皮依然白白的光光的,难道每天都剃一次?

还有就是呼吸机对嗓子的伤害是很大的,而大型的手术都需要上呼吸机,所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嗓子会是说不出话的状态,然后过很久才慢慢恢复到嗓子哑的状态,再过好久才能正常说话,但是根本无法像影片中那样迎着风大喊。所以影片中的两位主角清亮的嗓音有让我有感觉出戏的地方,但是没有得过重病的人不会觉察到这样的小瑕疵,所以无条件包容了。

和韦一航一样,我术后的状态很丧

不仅故意打翻父母精心制作的食物,不允许亲友探视,还发疯一样哑着嗓子嘶吼。同病房的老太太把我瞪了一眼又一眼。

真的是太痛苦了,从前连测个血糖都怕得要命,现在身上被扎的全是针眼也没法抵抗。

一天要打好几针,打得两条胳膊全是淤青,护士都找不到血管了,每当捧起我的手,就这拍拍那按按长吁短叹,后来直接做了一个小手术,不打麻药那种,生生给我的血管里插进去一根细管子,需要输液的时候,把管子头上的盖子去掉直接连输液瓶。

学名叫PICC。

或许是因为每天的医疗费用惊人,觉得自己治不好了,在浪费钱,也心疼爸爸妈妈在短短的时间里,忽然满头都是白发。

当时心里就一个念头:“赶紧死吧,别折磨我和我的家人了!”。

眼睛睁开想的是怎样才能挪到窗户边跳楼,眼睛闭上想的是怎样能拿到更多的药来自杀,其它的想法,一点都没有。

如果不是因为术后脑水肿、血肿引起的神经功能障碍,让我的身体处在“半瘫”状态,估计你们就看不到这篇文章了。

后来查了资料,我才知道很多人做完手术都会有抑郁的情况,医学上称作“术后抑郁症”。

所以我这要着重提醒各位做过手术、尤其是大手术的患者家属,刚做完手术的人是有可能莫名其妙的抑郁的,这并非他们的主观意愿。

我们所看到的电视、电影里演的刚刚做完手术清醒后虚弱又温和的患者,代表不了全部的真实。

得了癌症的人,你越鼓励他多吃多运动,他内心你就会越抵触,因为你将他区别对待了,时刻提醒这个人:你有癌症,你不能跟我们一样。

这是很要命的。

我现在或许想明白了自己术后抑郁的根源。

家里人、亲人、朋友都来看我,本来不化妆连门都不出的我,现在光着脑袋,插满管子,一周没有洗脸,还穿着尿不湿,我觉得自己失去了尊严。

再就是大家都给我做好吃的,拿很有营养的东西给我吃,提醒我要养得胖胖的。但是“胖”这个字是所有女人一生的宿敌,即便悲惨如我,也不愿意自己的余生就这么“胖胖的”过下去。

还有就是人们都告诉我要乐观要坚强

但即便是乐观坚强,无所畏惧的马小远,在得知自己的癌症复发后也心态爆炸了。

那么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她的乐观也并非天生,而是刻意的,有目的性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病好,因为常听别人说,心态好了,病就会好。

吴晓昧的爱人是癌症患者,他积极组建病友群,用自己的乐观感染了许多人。

但乐观只是表象,那个隐藏负面情绪、绷紧一根弦的人,也会有崩断的时刻,也会在空无一人的苍穹下崩溃大哭。

所以乐观对于癌症患者而言,只是一幅画上的饼。

我们自己不知道那些鸡汤和道理吗?

我们再清楚不过了,因为一天有24小时躺在床上思考,又怎么需要别人来提醒。

此时此刻,我们想要的,只是能够丧的权利。

三、家人们——得病了难,周围的人更难

影片中的父母,与千千万万穿行在医院的父母一样,一边迷信着养生诀窍,一边辗转于鸡毛蒜皮的生活。

为了省下5块钱的停车费,母亲与人磨破了嘴皮,

去超市买菜,她总要把烂掉的菜叶子剥干净才拿到称上。

而父亲偷偷去开专车,只为了补贴家用。

医院是世界上最奢侈的地方,几天就能拖垮一个普通的家庭。只要你住的够久,百万富翁出来也得当打工人

家人们怕我心理负担太重,没有告诉我肿瘤的活检结果:中枢神经细胞瘤Ⅱ级,但我无意间看到了报告单上的“恶性脑肿瘤”几个字。

手术前,医生为了安抚一直在流眼泪的我妈,对她说:“不要担心,从MRI结果上看,肿瘤边缘光滑,跟周围组织没有浸润,手术应该不难做。”

我妈妈哭得更凶了,不知道是不是喜极而泣,让刚刚被剃了头的我,摸着自己的光头,有点尴尬。

术后,因为昏迷导致长期不进食,营养跟不上,导致头上的手术切口一直没有愈合,脑脊液像“间歇泉”一样抽着空儿往外涌,枕巾上总是湿一片,父母以为是我流的汗,都没有在意,后来辛亏细心的护士发现了。

我真觉得这涌出来的不是脑脊液,而是我装病时脑子里进的水。

为了补好切口,我被转到烧伤科再次做了切口修补手术。

由于医院烧伤科对于修补伤口非常在行,因此这里人满为患,就连位于过道的那张床,都是我的家人们托关系找门路求来的。

你们想想看,一个刚做完开颅手术的病人,住在摆满了病床的过道,被来来往往的人看着。

过道的灯整夜通明,完全睡不着。

在这“恐怖”的环境里,想要心平气和的恢复伤口,又怎么是我一个从没有生过大病的人能做到的。

我的心态再一次爆炸了,觉得住在这种地方,正常人都会死,我用绝食来逼迫家人给我办出院。

但此时出院,几乎等同于放弃生命。

家人为了安抚我,用尽了办法。

开始,是我妈骗我,说我得的是一种叫“脑膜瘤”的良性肿瘤,让我不要有心理压力;

然后,我苗条的妹妹不知道怎么做到半个月将自己吃胖了一大圈,到我床前跟我约定等出院了一起健身,还给我“画了不少饼”;

再然后,我平时“高傲冷峻”的爸爸,突然就像变了个人,端着碗站在我病床边,弯着腰,拿着小汤勺,可怜巴巴地央求我吃一口;

最后,是我年过八十的奶奶,将自己多年的积蓄全部都拿来,用暖暖的手攥住我的胳膊,温柔地对我说:“不怕,奶奶有钱……”

这些在现在回想起来都会感动到流泪的事情,在当时却没有让我动容

我特别能理解当易烊千玺说:“你们不顾一切救我的命,只会让我觉得我是个负担,我一点也不感激你们”时的心情,

家人付出越多,就越让人有压力,尤其是在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上。

就是因为害怕家人的付出白费,才无比抗拒,而且那时我真的痛苦到不顾一切了,所有让我活下去的人,都成了我的仇人。

所以我哑着嗓子说了一句让家人伤心的话,然后我的母亲也扇了我一巴掌,没用多少劲,但我听到她的心碎了。跟电影中的完全吻合,这也是我妈第一次打我。

无论是电影里还是现实中的父母,都没有神的光辉,没有我们尊崇的那种伟大,他们也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

他们可能也不注意自己说话的语气,也会忽视孩子的心理,也会提出不合时宜的建议。

他们痛苦的根源在于“父母的责任”,把孩子当做自己的一切,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和孩子有关。

他们从没有想过失去孩子后自己要怎么活下去。

这实际上有种画地为牢的感觉,所以影片不仅能与癌症患者共情,还给天下所有把孩子当作一切的父母上了生动的一课。

韦一航的父亲希望他能做一些“这个年纪该做的事”,

但这在韦一航眼里,一点也不现实,他要做的只是遵从医嘱,接受治疗方案,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还怎么再去做“这个年纪该做的事”?

我朋友说过一句话,我觉得用在这里挺合适,他说,所有痛苦的根源,就在事情没有按照你原先的设定走,脱离了你的控制

面对已经失控的人生,就算成天灌鸡汤,成天用爱来感化我们,用爱来绑架我们,也不会让我们的生活更好一些。

所以我觉得电影里有一段台词说得不对:“你得病了难,周围的人更难!”病了是身体和心里都很痛苦的,尤其是癌症这种大病,身边的人是“也”难,而不是“更”难,这是没有比较性的。

但是,那段痛苦的治疗过后,再想起这些,依然感动于自己的家人,在我最无理最糟糕的时候,没有一秒让我感到自己被放弃。

四、结局

韦一航与马小远的想象中的那个平行世界里

韦一航终于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踏上了去往远方的路。

没有病痛、悲伤。

马小远也去了那个从不下雪、亘古不变的地方,享受阳光、贝壳和沙滩裤。

没有病痛,悲伤也不会很持久,随时可以到处走走。

那个在雨中贴寻人启事的老奶奶从来没有丢失过孙女,接孙女回家是她每天都有的幸福时刻。

流浪的父亲也没有失去女儿,而是在阳光下幸福地笑着。

但是毕竟现实与想象天差地别,韦一航惶惶不可终日的对于疾病复发的恐惧,何尝又不是他无数平行世界当中的一个。

乐观大胆的马小远,也会在车上晕倒,被救护车带走。

无数个平行世界,有无数种可能,哪个才是最完美的那个呢?

他们最后的结局我不剧透,但我可以剧透我自己的现状。

我还活着,这像是一句废话。

从烧伤科修补好伤口,住了半个月的走廊,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但是离我梦想的出院还差一大步。

虽然手术切除了表面的肿瘤,但依然需要放射治疗来巩固手术结果,否则就有可能会复发。

放射治疗并不神秘,简单说就是躺在一个机器下面,医生用早预先根据我的脸定制的网状模具套住我的整张脸,紧紧将头固定住,保证头纹丝不动。然后用调好参数的射线断断续续照不到1分钟的时间。

只是每次做完放疗都被模具压得满脸格子,看起来挺吓人。

六周听起来并不算久,但一旦是放疗的六周,那势必要漫长得多。

第一周过去了,感觉似乎过了一个月那么久,虽然第一周几乎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放疗的副作用是慢慢累积起来的。

第二周,我开始皮肤发痒,痒得整夜整夜睡不着,挠过的地方都会浮起来,想起来都头皮发麻,医生给开了止痒药,还有抗过敏的药;

第三周,我的喉咙变得很干,每次吞咽都会伴随撕心裂肺的疼;

第四周,我完全失去了食欲,看到任何吃的都只想呕吐……

极其煎熬的六周放疗后,我如愿地出院了。

前前后后,住了一个季度,刚入院时,秋风扫着落叶,出院的时候,树上都开始冒新芽了。

恶性肿瘤都有复发的可能,于是医生叮嘱我每年都要复查2次。和电影中的韦一航一样,一开始出院,我特别惶恐肿瘤复发,每次复查像是要上刑场一样,要做很久的心理建设。

所幸我经过了五次复查,都没有异象。

今后还要每隔一年复查一次,并坚持健康的生活习惯。毕竟一日得癌,终生抗癌。

不能放松警惕。

人们都夸我坚强,但他们并不知道我所经历的绝望。病痛让我把该经受的磨炼都经历了一遍,尝遍了各种滋味,但无论是哪一种,喜欢的或是厌恶的,抗拒的或是将就的,都让我明白,在绝境时怀抱希望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其实只要人活得够久,就一定会患上癌症。癌症一点也不可怕。

我很想告诉所有癌症患者:别眼睁睁让这所谓的“绝症”杀死我们,要与它斗,与它僵持,哪怕带着丧丧的愤怒。

一切都会有转机,只要能挺过最艰难最黑暗的时光。

就像影片同名主题曲中唱的那样:“不共戴天的冰水啊,义无反顾的烈酒啊。多么苦难的日子里,你都已战胜了它。”

滴水石穿一般无声的坚持,也可以慢慢将绝望捂暖。

今天的彩蛋是你们的四字弟弟

他拥有让视频变成一半图片一半视频的魔法

不信你看:

© 本文版权归 微小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新话题文章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