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影视

取消

搜索历史

清除历史
影视

《第十一回》:陈建斌把艺术甩到你脸上,你能接受吗?

脸脸
评价《 第十一回 推荐
2021-04-06 11:40:46

4月2日,陈建斌导演的第二部电影作品《第十一回》上映了。

这部电影可谓是大咖云集,未映先火,真正的万众期待。

首先,这部电影云集了周迅、春夏、宋佳几位流量与演技并存的当红电影女主,还请来了王菲的女儿窦靖童这位离经叛道的少女。

不要说电影能不能好看,光是这几位女演员这部电影的演技水准就已在一般之上。

加之,电影《第十一回》在上映之前已经饱受颇多赞誉。

窦靖童凭借《第十一回》获得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奖”;陈建斌及其编剧团队获得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奖”

影片上映之前豆瓣评分打出8.3分的较高分数,上映之后仍保持在7.5分的良性分数以内。

可见,电影《第十一回》必定是部上乘之作。

那么,这部电影真的好看吗?

说实话,如果你是一个普通观众,想在繁忙的工作结束后走进电影院单纯获得一些视听感官上即时享受,我并不推荐你去影院观看这部暗含隐喻的荒诞喜剧

但是,如果对戏剧和影视有所追求的观众,想在一部挺先锋的电影里被点醒、被教育,甚至研究一下陈建斌的艺术思想等我会推荐你用这部电影里理解生活与艺术的终极关系。

总的说来,陈建斌的这部《第十一回》故事内容并不复杂,但是表达形式却有些故弄玄虚。

故事内容还算精彩可看,但是核心思想对于普通观众又有一些云里雾里。

一位豆瓣网友对这部电影的评价十分妥当“陈建斌有些表达过剩了。”

对,“表达过剩”。

不知道为什么,作为已经思想成熟的成年人,越来越喜欢那些真实细腻的电影表达,让生活哲理静静流露于影像之中,而不是如《第十一回》这种把作者对于生活与艺术的态度闹哄哄地塞进你的脑子,甩到你脸上。

很抱歉,强行的教育我不接受,我更接受自己感受到的真谛。

好了,以上是关于《第十一回》的一点小抱怨。

这样一部“表达过剩”的电影,想必观影后还是有些观众摸不着头脑吧,那么我们来捋一捋这部章回体的《第十一回》。

1、故事起因

影片以剧团排练真人真事改编的剧目《刹车杀人》为起点。

男主马福礼阻止剧团排练,原因是“故事里的主人公是我,我没有杀人。”

原来,马福礼当年开着拖拉机载着妻子赵凤霞与李建设,忽然上坡途中拖拉机熄火,赵凤霞与李建设下车修理。

不料,马福礼因没有踩住刹车致使拖拉机溜车,轧死了正在车底的赵凤霞与李建设。

马福礼下车一看,这才发现二人脱了裤子在车底做苟且之事,可是二人何时有染马福礼竟全然不知。

为此,马福礼不惜当庭认罪,说自己得知二人有私情才下此狠手,为的是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怂蛋,连老婆出轨了都不知道。

多年后,马福礼刑满释放,剧团居然决定将此案搬上舞台。

这一次,面对自己再次成为人凶手的判决,马福礼决定说出真相,让剧团还自己清白。

以上,就是故事的起因。

2、关于艺术

接下来,根据这个起因又引起了一系列真假难辨的故事。

首先,剧团的《刹车杀人》被一再修改。

有的是由于资本的介入,李建设的弟弟给剧团二十万要求将李建设改成好人。

有的是官方的裹挟,上级领导视察,认为李建设与赵凤霞大白天做不轨之事,实在男盗女娼,要求必须整改。

还有的是演员对于故事人物的执着,女主演贾梅怡认为赵凤霞与李建设能够在车底下苟且,证明两个人才是真爱,因此贾梅怡找到了一系列的证明——拖拉机下赵凤霞与李建设的结婚证。

3、关于生活

这是剧团内的艺术生活,那么马福礼的现实生活呢?

马福礼,生活中是一个怕老婆怕继女的怂包。

继女多多说自己怀了孕,让马福礼替自己保守秘密。

老婆金财玲得知后假装自己怀孕掩人耳目,以确保多多生下孩子留在家中。

继女多多反对,原因是不能让马福礼这个杀人犯做自己女儿的爸爸。

因此,马福礼与剧团的《刹车杀人》较上了劲,必须更改剧本,还自己清白。

最后,剧团的导演胡昆丁辞去导演职务,与在现实中同他有一腿的女演员贾梅怡一同饰演剧中的“狗男女”。

而马福礼的恰巧出现,正好使他在剧中还原了当年自己踩刹车的情形,舞台终于还原了生活

剧终,假怀孕的多多也带上了枕头,金财玲已经将枕头缝在了裤子上。

站在舞台上的金财玲与马福礼尽管拿着话筒说出真相——

“小马就是个枕头”也没人相信了,假的反倒成了真的。

多多怀孕的真与假,金财玲肚子里小马的真与假,胡昆丁与贾梅怡关系的真与假,舞台剧《刹车杀人》的真与假......

一切都是复杂的、难辨的、层层相联的。

艺术与生活的关系借助着一个个似真似假的故事被映射。

影片中,也不乏多种隐喻与象征。

导演的姓名胡昆丁对应著名导演昆丁·塔伦迪诺,女演员贾美怡对应“梅姨”,剧团守门人苟也武对应日本导演北野武。

还有大鹏的造型像极了导演陈可辛,红色的丝绸映衬着舞台中的激昂的人性之欲,傅团长与傅正团长的文字游戏。

马福礼站在大街上泄愤时映衬着他的数台电视机,一家人吃饭时映衬出人像的镜子等等。

这些镜像、这些符号、这些造型、这些隐喻,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电影的复杂感,但也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电影的失真、失感、失联。

电影《第十一回》采用章回体的叙事手法,将影片概括为十一回小故事,每一回安插上一个大俗大雅的对称标题。

按照标题作者史航的话来说:“章回体最显得好好讲故事,先告诉你是什么事,吸引你,不怕你走开···”

好吧,章回体的叙事手法确实是使影片故事条例清晰了,通过标题吸引了观众的注意。

但是,一部117分钟的电影,分成个十一回是不是有点太多了那呢?

十一回,每一回的故事都是闹剧。

十一回,每一回的故事经过总结提炼。

十一回,每一回的故事会不会都成为过眼云烟呢?

陈建斌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中戏毕业的学生和北电比起来,总有一个“舞台梦”。

这个舞台上,是迥异于电影的,颇具抽象又极具隐喻磁场的戏剧实验场,它可以不服务于观众,但一定要遵从与自我。

陈建斌在一次采访中说:“感觉人们好像不需要我这么复杂的电影和故事···”

确实,《第十一回》本身的故事并不复杂,是你把它搞复杂了。

最后,我们当然需要先锋与创新的电影叙事手法,但是叙述与故事,表达与内容如何水乳交融是叙事者一生的难题。

电影《第十一回》也许值得赞誉,但确实难得票房青睐。

© 本文版权归 脸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十一回

评分:7.5分

最新话题文章
反馈